美军打造新,美媒称中国轰6K或可远程投放水雷

2019-09-21 作者:关于威尼斯   |   浏览(166)

  图片 1

图片 2

  参考消息网3月25日报道 俄罗斯《消息报》网站3月24日发布题为《非局部意义的战略:B-52飞临边界对俄有何威胁》的文章,现将原文编译如下:

3月29日报道 据俄罗斯《消息报》网站24日报道称,近来美军B-52H战略轰炸机频繁逼近俄边境开展作战训练,而其对俄军构成的最大威胁已不是过去携带的远程巡航导弹,而是威力大增的新型空投水雷。俄军专家担心,这种“传统沉底水雷 GPS卫星增程制导组件”的新“致命组合”可令美军轰炸机快速封锁俄海军基地出海口,从而将俄军舰艇困于驻地内。那么,这种新型水雷性能如何?对俄军又有多大威胁?本文就此为您简析。

  资料图片:中国轰6K轰炸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日,美军“勇敢盾牌2018”军事演习刚刚结束。在今年的演习中,首次出现B-52H“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和P-8A“海神”反潜巡逻机联合演练布雷,模拟对敌方港口、航道进行水雷封锁,引起外界高度关注。

  数架B-52轰炸机被调遣至欧洲一事成为过去几周里最重要的军事动态之一。美国战略轰炸机与北约欧洲成员国军队举行联合演习,并多次飞临俄罗斯边界。这些轰炸机会造成什么威胁?

新水雷令B-52H“以一当四” 能从100公里外封堵港口

  参考消息网4月28日报道 美国《航空和空间技术周刊》网站4月24日发表了题为《美国披露新的空投水雷概念》的报道,编译如下:

低调高水准的演习

  在当前情况下,这些轰炸机的主要武器可能不是炸弹或巡航导弹,而是近年来威力大增的空投水雷。这里指的是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空投水雷。这种水雷以自由落体航空炸弹为基础,配备增程联合直接攻击弹药组件。该组件包含翼面模块和基于GPS全球定位卫星系统的高精度制导系统。轰炸机可以在50海里(约合92公里)之外投掷这种水雷,无需进入大多数防空系统的射程之内。

据俄罗斯《消息报》网站24日发表的题为《非局部意义的战略:B-52飞临边界对俄有何威胁》的文章称,美军B-52H战略轰炸机新配备的这种称为“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空投水雷”(下文简称“快投雷”),实际上是以美海军20世纪70年代研发的Mk62/63“快速打击”系列空投式沉底水雷为基础,巧合的是这种水雷原先也是以Mk80航空炸弹改进而来,十分方便与“联合直接攻击弹药”系列卫星制导组件进行整合。

  在2014年9月23日进行的几乎未公开的试验中,一架波音B-52H战略轰炸机展示了一种历史悠久的海战工具的变体。这架轰炸机在关岛北方上空试验性地投放了BSU-104“增程联合直接攻击弹药 ”(JDAM-ER)翼和尾部组件以及“快速打击”海底水雷组合。这种武器可打击顺发射方向40海里(约合72公里)的目标。

“勇敢盾牌”军事演习始于2006年,是太平洋战区美军多军种联合军事演习,每年举行一次。不同于美军在亚太地区举行的其他演习,该军事演习是美军内部各军种联合作战,并不邀请盟友,因此被看作是美军提升自身作战能力的闭门演练。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旧版快速打击空投水雷的投掷方式与普通航空炸弹相同。要想准确投掷,携带它们的战机不得不下落,并直接进入布雷区,这大大增加了它们被击落的风险。

在配备了“增程JDAM组件”(包括折叠滑翔翼模块和GPS卫星定位系统)后,B-52H可从92公里外(根据轰炸机投放高度和速度不同,射程还能进一步增加)投放水雷后直接返航,而无需进入敌军防空区内再行动。如果担心B-52H过于高调的话,美军也可选择换用B-2隐身轰炸机在夜间秘密投放。

  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确定,“先进的空投水雷”为“第三个抵消”战略研究的新武器类别之一。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因为几十年来在新水雷技术上几乎没有投资。

“勇敢盾牌”军事演习海空域在马里亚纳群岛至关岛一线,一直延伸到阿拉斯加和夏威夷,涉及范围非常广。由于定位高端,对其观察能够了解更多美军实战特质。

图片 3

图片 4

  自从1972年5月舰载A-7和A-6攻击机在海防和其他北越港湾执行“零钱行动”布雷任务以来,美国航空布雷一直没有显著变化。该行动所使用的水雷是非制导的,从低空投放。

“勇敢盾牌2018”军事演习于9月16日至23日进行,规模庞大。据悉,海军方面出动3艘航母,几十艘提康德罗加级和伯克级宙斯盾舰,另外还有补给舰、“蓝岭”号旗舰、攻击型核潜艇、水声侦察船、海上预制舰、“猎户座”巡逻机、“水星”战略通信机等。空军方面除派出F-15、F-16等战机外,还有KC-135加油机、B-52H“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等。此外还有一些新面孔亮相,如F-35B战机,两个P-8A“波塞冬”巡逻中队等。

  图为美军B-52轰炸机

美军B-52H轰炸机挂载的新型远程滑翔水雷。

  只要有GPS,“增程快速打击” 的精确度一般与射程无关。作为一种远射武器,它可通过携带大量水雷的大型轰炸机进行投放。由于精确度的关系,与低水平非制导投放相比,新型投放技术可以更精确地控制水雷的散布面。两种标准空投水雷,500-lb. Mk62和1000-lb. Mk63分别基于与JDAM集成的Mk82和Mk83。

从演习课目看,演习内容主要集中在传统的防空、反潜、对海、对陆课目上,包括集中演练海上拦截、舰队防御、舰队反击、情报监视和侦察、舰队防空、反舰作战、反潜作战、对陆打击、指挥与控制、人员搜救等课目,另外还有实弹击沉演习。

  快速打击空投水雷实际上是“封锁”海军基地的专用武器。它们配备磁性、水压和地震波引信,其控制系统可以通过包括声学、磁场和其他特征的一系列综合指标来识别目标,避开拖网和假目标。这显著加大了发现和清除它们的难度。战斗机、反潜机和战略轰炸机等多种军机都能携带这种水雷。同时,如果说B-52在距离目标100公里处就很显眼,携带的空投水雷较易被探测和拦截,那么假如搭载在隐形轰炸机上,这些水雷就很难被发现,成功完成布雷任务的概率会高得多。

文章称,B-52的这种布雷方式在过去是无法实施的,因为老版“快速打击”水雷的空投方式与航空炸弹相同(水雷尾部设有减速伞或减速组件,确保能以合适角度入水),要想确保投放精度,轰炸机必须直接进入布雷区,并需保持低空飞行,还要多次往返,这大大增加了载机被击落的危险性。

  参与“增程快速打击”试验的空军上校麦克·彼得鲁哈指出, 扫雷行动的致命性、有限的有效性和低速,以及精确快速部署水雷的能力,等同于新形式的水雷战。

今年最引人注目的演练课目是美海军和空军联手演练攻势布雷,此举既有一定的战略意图,即向中俄等战略对手显示其拥有的战略封锁手段;也具有战术价值,检验美军最新装备的“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的布放效果。

  制造起来难度小、成本低使这种“智能”水雷成为一种危险武器:可以一下子投掷数十枚这种高精度水雷,对打击目标构成难以挣脱的天罗地网。

仍以B-52轰炸机为例,要想布设1个水雷场,至少需要4架B-52或者1架B-52往返4次,像“下五子棋”那样多次低空飞越雷场,才能确保布雷精度和密度,不仅耗费大量机群和人力,而且搞不好在没完成布雷前就“出师未捷身先死”。1991年1月18日“沙漠风暴”行动期间,美军1架A-6攻击机就是在执行伊拉克阿卜杜拉水道低空布雷任务时,被埋伏在当地的伊军防空导弹击落,2名美军飞行员阵亡,迫使美军叫停了后续航空布雷任务。

  另有观察家指出,中国也使用空投水雷,拥有类似于JDAM-ER的翼和制导组件,还有一支不断壮大的现代化H-6K轰炸机部队。中国可能会采用相似的水雷战理念。

图片 5

  对此没有现成的破解之道,除非让舰船提前出海或撤入备用基地,但即便如此也无法解决舰队主基地可能被“封锁”的问题,甚至就连全方位增强防空系统也不能彻底保证让敌人无法实施布雷行动。

图片 6

  推荐阅读:中国特种兵在港击毙美国CIA特工的真相!详情查看《出鞘》,搜索微信号:cqjs123

B-52H“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携带的“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加装弹翼和精确制导组件。

  假如爆发冲突,美国空军战略轰炸机可能在冲突初始阶段使用对俄海军基地积极布设空投水雷。

过去B-52使用老式水雷进行航空布雷示意图,酷似“下五子棋”,需要至少4架B-52或一架B-52反复穿越飞行四次才能确保布设精度和密度。

  

会飞翔的“聪明”水雷

  倘若美国与俄罗斯发生冲突,美国的天然优势在于,美军在俄罗斯附近拥有基地,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对俄海军基地布设空投水雷的难度。

“快投雷”实际上是美军封锁敌海军基地的专用武器,主要用于浅水区域,投放深度不超过100米,配备有磁感应、水压感应和地震波引信,水雷的目标探测装置可以通过声学、磁场以及其他特征识别敌军舰艇(吨位大于或小于目标舰艇都不会引爆),从而筛选掉拖网和假目标,大幅增加敌军发现和清扫这些水雷的难度。与老版水雷不同的是,新“快投雷”可根据预设GPS坐标点“自行飞向”布设点,不再需要轰炸机来回飞越雷场,不仅能确保雷场布放精度,还可大幅降低载机被击落的风险,从而大幅提升布雷效率。美军在对比计算后发现,使用新“快投雷”,只需老版水雷数量的十分之一,就能有效封锁一座港口。

  

执行布雷任务的B-52H“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来自美空军第96远征轰炸机中队,服役年限超过60年,但几经升级,如今拥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的能力,美军计划其服役至本世纪下半叶。

  “水雷威胁”的急剧增长很可能导致近期对反水雷武器的需求增多。俄罗斯海军计划在2027年之前接收10艘新一代12700型扫雷舰,但该舰性能以及能否如期造出这个数量还令人怀疑。

图片 7

与载机相比,更吸引人的是首次投入布设的“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它是一种精确制导滑翔水雷,是在MK62/63系列“快速打击水雷”基础上安装了增程型“杰达姆”联合制导攻击炸弹飞行与制导套件而成。而MK62/63系列“快速打击水雷”则是美军在MK80系列低阻力通用航空炸弹基础上加装水下“目标探测设备”、尾翼与降落伞,使之成为航空沉底水雷。这种水雷价格便宜,布放简便,但缺点是为了避免水雷以过大重力加速度砸向水面导致损坏,需要飞机以极低速度和高度进行投放,落水前还需要自行打开降落伞减速,这大大降低了布雷效率,而且布放范围也集中在飞行航线上,如果要进行“面”布雷,需要飞机往返飞行数次才能完成。

  总的来说,目前俄罗斯海军扫雷舰严重匮乏,而且从新一代水雷的性能来看,现役扫雷舰已经过时。一旦发生冲突,鉴于大型海军舰艇(包括核潜艇)为数不多且它们在敌方布雷情况下受损风险很大,俄海军在扫雷舰方面的短板可能导致舰队瘫痪。

美军Mk63沉底雷水下布设图。

低空布雷做法增加了载机的风险。1991年1月18日,“沙漠风暴”行动中美军一架“入侵者”舰载攻击机在伊拉克河口进行低空布雷时,被伊方防空导弹击落,机组人员全部遇难。从那时起,美军下令停止一切战斗航空布雷任务,这件事也催生了美军防区外布雷战法。

  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是,在新的国家武器计划中提高反水雷防御的优先级,不仅要建造扫雷舰,还要建造对抗水雷威胁的直升机和潜航器。但对于这种威胁的潜在规模和消弭它的具体手段,俄罗斯国防部官员们还没有公开表态。

图片 8

这次演习中布放的“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正是在MK84型2000磅低阻航空炸弹基础上,加装水雷组件和加装滑翔弹翼而成。该水雷不需要进行临空布撒,而是根据载机高度和位置进行投放后,自行滑翔数十至上百千米,在制导组件引导下精确布放到指定海域,由于其精确度高、投放范围广,美军载机不仅可以在开放水域周围的广阔区域投放,而且可以将他们植入河流、支流、运河和港口设施中,且不必靠近目标区域,从而使得这种武器成为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危险武器。2000磅的航空炸弹在水下起爆后,产生的巨大水压能够重创甚至摧毁敌方大型水面舰艇,毁伤效果非常明显。

被伊拉克廉价水雷炸残的美海军“的黎波里”号两栖攻击舰,红圈和小图标出的是被锚雷炸出6米长、4.9米宽的大洞。修理费高达500万美元。

“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的出现得益于防区外精确制导技术的发展,从而让B-52H“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P-8A“海神”反潜巡逻机等大型飞机也能在敌人防空区域外围执行布雷任务,而不用担心被敌人战斗机或防空导弹击落,同时精确制导组件可以使这些水雷准确布防到指定航道上,而且使用更少水雷就可以完成战术封锁任务,不像过去为了满足雷场覆盖面积而进行大面积布雷。因此,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的出现,足以改变近海作战态势,因此,不得不对引起相关海域国家的关注。

3小时炸残2艘万吨舰 美军曾被伊拉克廉价水雷逼退

说来讽刺的是,美军如此重视发展新型水雷,可能还与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美海军曾吃过不少伊拉克“廉价水雷”的亏有关。战前,伊拉克海军在波斯湾海域布设了1200颗各型水雷。1991年2月18日凌晨4点35分,美海军“的黎波里”号两栖攻击舰在航行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原来是右舷水线下方位置被伊拉克海军此前布设的1枚LUGM-145老式触发型锚雷直接命中,舰体被撕开1个6米长、4.9米宽的大洞,瞬间大量进水。所幸美军舰员反应处置较为及时,才将险些沉没的这艘排水量达1.9万吨的大舰救了回来。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艘遭重创的“的黎波里”号还是当时美军海上扫雷部队的“旗舰”。

图片 9

同一天被炸残的美海军“普林斯顿”号导弹巡洋舰,小图标出的是被重创的舰艉部分。

祸不单行,就在“的黎波里”号两栖舰触雷3小时后,美海军另一艘主力舰“普林斯顿”号导弹巡洋舰也在当天早上7点15分“不幸中奖”,连续被伊拉克海军布设的2枚意大利产“曼塔”电磁感应式沉底雷命中。“普林斯顿”号艏楼建筑在爆炸中受损,左转向舵发生故障,右舷推进器桨叶破损,这艘满载排水量近万吨的导弹巡洋舰当时就失去战斗力,直到15分钟后才完成“宙斯盾”系统重启。

图片 10

伊拉克海军布设的LUGM-145触发型锚雷,造价仅1500美元。

事后调查显示,重创“的黎波里”号两栖攻击舰的那颗LUGM-145触发式锚雷,实际上是伊拉克针对苏联M-08系列锚雷的仿制版,十分老旧,造价仅为1900美元,却给“的黎波里”号造成高达500万美元损失。而炸瘫另一艘造价近10亿美元的“普林斯顿”号巡洋舰的意大利产“曼塔”沉底雷,单枚造价也不过2.5万美元。而这3枚水雷炸瘫的不止是2艘美军战舰,更大的影响是由于担心更多战舰遭伊拉克水雷威胁,美军两栖部队后来放弃参加在科威特的登陆行动。可见,水雷作为一种廉价的“非对称武器”,在实战中具有超过反舰导弹的巨大破坏力和威慑效果。

上文提及重创美军战舰的还只是陈旧的老式水雷,就体现出水雷作为“非对称武器”的独特威慑效果。而在面对美军新型空投水雷威胁时,俄军现役的反水雷系统(传统扫雷舰、甚至训练海狮进行“生物扫雷”等),能够发挥多大效果还不得而知。但从美军角度来讲,在战时利用轰炸机进行快速远程精确布雷,封锁敌军港口,无疑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战效果。

宝刀不老!美军B-52轰炸机服役超62年

图片 11

本图集详解B-52这种“宝刀不老”的传奇轰炸机。

图片 12

这是B-52最新一次在媒体上露面,本图集将详解这种“宝刀未老”的轰炸机的传奇历程。

图片 13

据美国《军队时报》网站6月6日报道,美空军已将3架B-52H战略轰炸机部署至英国费尔福德空军基地,时间为期一个月,期间参加了“波罗的海行动-2015”和“军刀出击-2015”等多国军事演习。这是B-52最新一次在媒体上露面,下面我们将回顾这种“宝刀未老”的轰炸机的传奇历程。图为2015年6月,在英国费尔福德基地降落的B-52H。

图片 14

B-52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二战末期的1945年6月,当时对日作战尚未结束,美国陆军航空队就要求开始研发战后的新一代轰炸机,其性能要强于正在研发、还未首飞的B-36远程轰炸机(强调跨大西洋战略轰炸能力),要具备跨洲际战略轰炸能力,图为飞行中的B-36轰炸机。

图片 15

在历经多轮竞争后,波音公司于1951年2月14日成功获得了为美国空军生产13架B-52A轰炸机的订单。波音公司共制造了2架原型机,第一架代号XB-52,第二架为YB-52。但因首飞前,XB-52遭遇严重事故,YB-52成为了第一架首飞的原型机,该机于1952年4月15日完成首飞。 图为试飞中的YB-52原型机,可见这时的座舱样式还采用类似B-47的气泡式座舱布局,与后来量产型的B-52区别较大。

图片 16

图为XB-52原型机(B-52首架原型机)和B-36轰炸机的合影,这张图片较为罕见。

图片 17

1954 年 3 月 18 日,第一架 B-52A(52-0001 号机)被缓缓推出西雅图工厂。1953 年 6 月 30 日,美空军总参谋长的内森•特维宁将军向与会者致词,他说:“线膛枪曾是过去时代的伟大武器,B-52 就是今日航空时代里的线膛枪。”注意图中量产型的B-52A已改为与后来B-52相同的并列式座舱,这是波音公司听取李梅将军的要求后,做出的改动。首架B-52A于1955年2月服役,美军为其取了“同温层堡垒”这一绰号。

图片 18

从B-52A开始正式奠定了B-52系列的座舱布局,B-52A采用6人机组,分别是正、副驾驶员、领航员、雷达操作员、电子战军官和尾炮手。座舱整体分上、下两层,除领航员和雷达导航员位于下层外,其余人员均位于上层。图为B-52G 的乘员布置图,现役B-52H由于取消了炮手,为5人机组。

图片 19

图为2015年6月拍摄的B-52H的驾驶舱,可见仪表板上保留的大量传统仪表,正是这种新老结合,为B-52这员“老将”增添了不少魅力。

图片 20

图为2013年8月拍摄的B-52H位于下层座舱的轰炸导航舱,这是导航官和雷达操作官的工位。

图片 21

图为B-52早期型的弹射系统示意图,紧急状态下,座舱盖可以被吹掉,正、副驾驶向上弹射;领航员和雷达操作员向下弹射逃生,斜线部分为教员,实战中不会搭载。

图片 22

早期型B-52的自卫武器系统主要是位于机尾的四联装12.7毫米M3航空机枪,各备弹600发,B-52G之前的B-52尾炮手都需要坐在机尾的炮塔中(G型炮手可以坐在驾驶舱中遥控),他可以利用配备搜索跟踪雷达的火控系统,自动控制机枪瞄准和开火。图为B-52D型尾炮塔的结构图,小图为B-52D的尾炮塔。

图片 23

尽管B-52尾炮手的工作环境十分恶劣,但他们在越战中取得了不俗的战果,共击落了2架越共空军的米格-21战机,这也使B-52成为了历史上用机枪击落敌机的最大战机。图为首次击落米格-21的编号为55-0676的B-52D轰炸机,现陈列在费尔柴尔德空军基地。小图为首次取得空战记录的B-52尾炮手萨缪尔.特纳,他被授予了银星勋章。

图片 24

从最后一个型号B-52H开始,B-52将尾炮换装为一门20毫米M61A1型六管加特林航炮,备弹1200发,炮手可以在前部座舱内进行遥控射击。1994年,所有仍在役的B-52均将尾炮拆除,只保留了相应的武器接口。

图片 25

由于B-52系列的服役时间达到了创纪录的60年,其经历了从“远程战略核轰炸机”到“常规炸弹卡车”,再到“精确制导武器攻击平台”的3次重大转变,所能搭载的弹药也几乎涵盖了整个美空军武器库。图为B-52H剖面图。

图片 26

本图直观反映了B-52H的载弹量和载弹种类,从无制导航弹到精确制导炸弹、隐身巡航导弹应有尽有,甚至还包括战术和战略级核武器。可见其具备较强的作战灵活性,可根据作战需要搭载不同种类的弹药。

图片 27

图为2006年,在美军巴克斯戴尔空军基地进行武器展示的B-52H轰炸机,位于机体右前方的GBU-28“掩体粉碎机”钻地弹(重2.3吨,可穿透30米土层或6米厚的钢筋混凝土)十分醒目。

图片 28

尽管冷战后期,B-1B超音速轰炸机和B-2隐身轰炸机陆续投入服役,但仍无法撼动B-52系列轰炸机在美国空军中的主力地位,其参加了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多场局部战争,是美空军现役军机中“资历最老”,同时也是服役时间最长的战机。

图片 29

B-52首次参战是在1965年6月开始的“弧光”行动中,弧光(Arc Light)是使用B-52轰炸机执行CAS任务的代号,越战期间最著名的“弧光”任务是在1968年的支援美军溪山要塞行动。图为越战期间,B-52D在密集投弹。

图片 30

图为“弧光”行动期间进行编队投弹的B-52机群。

图片 31

正是在“弧光”行动期间,“地毯式轰炸”(指像在地板上铺地毯一样地使用大量无制导炸弹覆盖轰炸某一地域,杀伤和摧毁该地域的人员)成为了B-52的代名词,图为美军战机拍摄的B-52地毯式轰炸的壮观场面。

图片 32

图为B-52地毯式轰炸后,几乎被炸成月球表面的越共控制区。

图片 33

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随着精确制导武器技术的发展,B-52与时俱进,从过去的“炸弹卡车”变成了远程精确制导武器打击平台。例如1991年的“沙漠风暴”行动的首轮空袭中,美军B-52G机群在伊拉克防空区外发射了35枚AGM-86C远程巡航导弹,打击了8个伊军要害目标。此战开创了B-52全新作战方式,后在1998年针对伊拉克的“沙漠之狐”行动和1999年的空袭科索沃行动中,B-52均采用类似战法。图为B-52H发射AGM-86C导弹。

图片 34

一架B-52H最多可以挂载20枚AGM-86C导弹,其中8枚可装入B-52H弹舱的旋转式武器挂架,另12枚挂载在翼下。 图为2014年3月4日,美军迈诺特空军基地武器挂载演练中,对旋转武器挂架的特写。

图片 35

AGM-86C巡航导弹采用GPS 惯性复合制导方式,最大射程1100千米,最大飞行速度0.7马赫,可搭载450千克高爆战斗部,圆概率误差小于20米。小图为AGM-86C命中目标瞬间。

图片 36

进入21世纪后,B-52的作战方式又有了新变化,在2001年的阿富汗反恐战争中,凭借最新的GPS卫星制导武器技术,以及新型瞄准吊舱,B-52H可以在塔利班“毒刺”导弹的最大射高外,投放JDAM制导炸弹,支援前线作战的美军,与弧光行动时的采用面积轰炸的B-52不同,此时的B-52已能进行精确点状轰炸,且由于载弹量大,滞空时间长,反倒比F-15E更适合执行CAS任务。

图片 37

近年来,针对伊朗核问题,作为后备方案,美军一直在进行打击伊朗地下核设施的准备,为此波音公司专门研发了名为“巨型钻地弹”的重型炸弹,使用该弹可在穿透61米深的土层后,引爆2.4吨重的高爆战斗部摧毁目标。尽管实战中,美军可能会使用B-2搭载MOP,但B-52已完成了MOP的空投试验,可见在需要时,B-52也可执行打击伊朗核设施任务。

图片 38

尽管没有实战记录,实际B-52也具备较强的反舰作战能力,可搭载至少12枚“鱼叉反舰导弹,图为挂载”鱼叉“导弹测试的B-52,左上为B-52反舰作战设想图。

图片 39

除反舰导弹外,B-52还能挂载MK-62空投型水雷进行快速布雷,封锁特定海域。图为2015年6月10日,英国费尔福德基地,美军士兵演练挂装MK-62水雷,可以看到B-52狭长的巨大弹舱。

图片 40

下面来看看一些难得一见的B-52“压箱图”。图为1957年,3架隶属于第93轰炸机联队的B-52B轰炸机在完成首次环球不着陆飞行(用时:45小时19分钟)后,准备从March基地返回卡斯特基地,此次行动向世界展示了B-52的全球打击能力。

图片 41

即使没了垂尾,照样可以飞!图为1964年1月10日,这架编号为61-0023的B-52H在进行飞行结构测试时,遭遇强气流,在垂尾被掀掉的情况下,仍能保持可控飞行,该机最后安全返航。

图片 42

B-52也有优秀的超低空飞行性能!你没看错,这是20世纪90年代初,一架B-52从”突击者“号航空母舰旁超低空飞过,小图为航母上舰员拍摄的图片。

图片 43

图为B-52某作战联队机组人员集体在B-52H机翼上合影,直接突出了其56.4米长的巨大翼展。

图片 44

图为B-52H、B-1B和B-2轰炸机组成的联合编队,这种”三代同堂“的画面并不多见,但三者共同组成了美国空军现役战略核打击力量的基石。

图片 45

图为20世纪80年代拍摄的,封存在戴维斯蒙森基地中的B-52轰炸机群。1990年前,曾经有365架B-52储存在这里。按美苏进攻性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目前已基本被拆毁。

图片 46

图为进行“随控布局飞机”测试时的NB-52E,采用了专用测试涂装。

图片 47

图为驻扎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戴尔空军基地的B-52H机群。小图为美国本土两大B-52驻地(另一个是位于北达科他州的迈诺特空军基地)

图片 48

图为B-52与老前辈,同是波音公司出品的二战名机—B-17轰炸机组成编队飞行。这里再说下B-52绰号的由来,“同温层堡垒”(Stratofortress)实际是两种机型绰号的延续,一个是B-52的前任B-47“同温层喷气”(Stratojet),另一个是继承B-17“飞行堡垒”(Flyingfortress)和B-29“超级堡垒”(Superfortress)。这充分体现了美空军注重文化传承的特点。

图片 49

图为冷战末期,B-52H与它的”老对手”图-95“熊”轰炸机合影。

图片 50

图为外媒制作的2015年6月,“军刀出击-2015”多国空军海报,可见右侧的B-52十分醒目。

图片 51

或许用“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来形容B-52并不合适,因为美国空军预计还会将B-52的服役年限延续至2040年,届时恐怕可以称其为“世纪轰炸机”了。“同温层堡垒”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我们将拭目以待。

图片 52

最后简单介绍下娱乐作品中的B-52。作为美军服役时间最长的轰炸机,B-52也是银幕上的“常客”,特别是在和冷战题材相关的电影和游戏中,图为B-52首次在银幕上出场的作品,1957年的《Bombers B-52》电影海报。

图片 53

如果要问哪部电影能让你记住B-52这种军机,答案非1964年的《奇爱博士》莫属。本片是根据彼得·乔治小说《红色警戒》改编的一部黑色幽默喜剧片,其与《2001太空漫游》、《发条橙》并称为“未来三部曲”。小图为电影中的B-52。

图片 54

B-52在游戏中的出镜率也很高,例如EA于2003年推出的著名即时战略游戏《命令与征服:将军》中,B-52就是作为美军阵营的支援战机登场。

图片 55

在“雪乐山”公司于2007年推出的《冲突世界》中,B-52也是美军的最强空中支援机型。

图片 56

在著名空战射击游戏《皇牌空战》系列作品中,B-52也在多部作品中登场,多数属于敌军阵营,但在图中的《皇牌空战6》中,首次以友军支援单位出现。

图片 57

B-52也是美国著名军事小说家戴尔·布朗(Dale Brown)钟爱的机型之一,在他的多部军事畅销小说中,B-52系列几乎都是推进剧情发展的重要机型。图为小说《烈火之翼》的封面。

挑衅中国!日机为美B-52护航钓鱼岛联演

图片 58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称,9月27日,美空军一架B-52H战略轰炸机与16架日本空自战机首次在东海及日本海上空进行联合训练,其中联合编队还首次飞越钓鱼岛附近空域,对中国挑衅意味十分明显。图为日本空自F-15J战机为美军B-52H轰炸机护航。

图片 59

图为此次美日战机联合编队的飞行航迹示意图,可见美军B-52H轰炸机来自关岛安德森基地,在绕东海、日本海上空飞行后,在北海道附近的津轻海峡上空转向南返航。

图片 60

日本空自F-15J战机为美军B-52H护航特写图,可见F-15J翼下挂有日产AAM-3近程空空格斗弹。美军这架B-52H垂尾上标有LA代码,表示该机驻地位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克斯戴尔空军基地。

图片 61

作为波音公司最优秀的代表作之一,自1955年服役以来,B-52系列轰炸机已在全球征战了半个多世纪。至今其仍是美国空军的战略核威慑主力之一。据外媒报道,B-52H将服役至2040年,届时或将获得服役最长军机的称号。

图片 62

日本航空自卫队于1977年正式宣布引进当时最新的F-15A战机,三菱重工被选为主承包商,至今其仍是唯一一个获得美国许可证制造F-15的海外厂商。F-15J于1981年底服役后,使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拥有F-15三代战机的国家。

图片 63

图中分别有一架F-2战机和一架F-15J战机为B-52H护航。

图片 64

三菱重工曾于1985年提出过自研代号JF-210的战机研发方案,后迫于美国压力,只得选择在F-16C/D基础上研发新战机,这便是F-2的由来。该型机是世界上第一种配备AESA雷达的战机。由于F-2服役时间正值“平成”年间,日本国内称其为“平成零战”。

图片 65

日本空自F-15J战机与美军B-52H轰炸机编队飞行。

图片 66

美空军B-52H轰炸机在印度洋上空接受KC-135加油机空中加油,摄于2018年6月。

一桩间谍案曝光美海军绝密侦察机部队

图片 67

4月12日,美国海军研究协会新闻(USNI News)引述知情人士表示,美海军林姓少校涉嫌向外泄漏机密情报,目前已被逮捕。这位林少校隶属于美海军最精锐的VPU-2侦察机中队,专门负责执行机密侦察任务,本组图为您解读这支神秘部队。图为涉事的华裔军官埃德温·林(Edward Lin)。

图片 68

VPU-2“巫师”巡逻侦察机中队隶属于美海军第2巡逻侦察机联队,是美海军两大特种任务巡逻机中队(VPU-1和VPU-2)之一,该中队的成员均由机队中最优秀的高级军官组成。图为该中队的队徽,可见一个邪恶的绿袍巫师在窥探着地球,指南针所在的区域刚好位于西太平洋,其中一只手还握有三道闪电,象征着电子侦察;最上方为该中队的座右铭:“任何时间,任意地点”,寓意十分明显。

图片 69

该中队驻扎在位于美国夏威夷群岛的卡内奥赫陆战队基地,主要使用P-3C“猎户座”和最新的P-8A“海神”巡逻机。图为夏威夷卡内奥赫陆战队基地。

图片 70

据一名负责敏感海上监视任务的匿名高级官员透露,VPU中队的飞行员们的操作水平通常都能排到整个任务组的前25%,都是同行部队中的佼佼者。图为VPU-2中队成员与P-3C巡逻机合影资料图。

图片 71

图为VPU-2中队的两大主力机型P-8A“海神”与P-3C“猎户座”巡逻机。

图片 72

关于VPU中队的行动内容和部队编制,外界知之甚少,就目前公开的内容来看,该中队的运作经费属于美国国防部“联合紧急行动需求”经费的一部分,这意味着该中队能比其他常规部队更快获得国防部拨款。图为P-8A与美空军RC-135电子侦察机、军用侦察卫星以及海军航母打击群协同作战示意图。

图片 73

美海军P-3巡逻机中队的同行谈起VPU中队,经常这样评价:“只要是执行特种任务所需的任何尖端装备,他们基本都能得到。”图为P-8A技术参数剖面图。

图片 74

VPU中队通常执行“国家级别的特遣任务”(通常来自美国国防部、可能还包括国防情报局、中情局等),这类任务的细节均属于最高机密。图为美海军公开的P-8A巡逻机内部画面,可见大型综合显控台,可同时显示来自多种不同传感器的情报。一架P-8A可监控64个被动声呐浮标和32个主动声呐浮标,综合反潜效能相当于3架P-3C。

图片 75

VPU中队使用的巡逻机通常也经过特殊改装,主要增强了对电子信号情报(包括侦听敌方雷达、无线电通信、导弹制导等电子设备发射的信号,获取其技术参数、通信内容、所在位置等)的侦察和监视能力。图为美海军EP-3“白羊座”电子侦察机,该型机也是VPU-2中队的主力机型。

图片 76

图为美军P-8A巡逻机剖面图。

图片 77

图为美海军公开的P-8A巡逻机内部画面,可见大型综合显控台,可同时显示来自多种不同传感器的情报。

图片 78

P-8A的一大“革新”是配备了“高空反潜战武器概念”系统,该系统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在MK-54鱼雷上加装了“远射翼适配器套件”,使鱼雷能够从高空滑翔下降到正常发射高度后再入水。配备了该系统后,P-8A可从6096米的高空直接投放鱼雷攻击敌方水面舰艇或潜艇,而无需冒险接近到敌方防空武器射程内再开火,大大提高了机组人员的生存性以及攻击突然性。 图为P-8A进行高空投放鱼雷试验。

图片 79

图为P-8A进行“鱼叉”反舰导弹投放试验。

图片 80

图为卡内奥赫基地的局部图,可以看到停机坪上有多架P-3巡逻机和EP-3侦察机,很可能就属于VPU-2中队。

图片 81

图为VPU-2中队的艺术宣传海报,沙滩美女的冲浪板上可见巫师徽标,空中飞过的P-3C机头涂装形似一条蛇。

本文由威尼斯正规平台发布于关于威尼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军打造新,美媒称中国轰6K或可远程投放水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