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不顾身,致敬老兵

2019-10-04 作者:关于威尼斯   |   浏览(122)

图片 1

  寻人启事

摘要: 5月14日航拍的地震后汶川县映秀镇 震中汶川灾区救援工作北京时间5月14日取得突破,救援队伍已经抵达汶川..震中汶川救援行动取得突破 县城通信暂时恢复(图)5月14日航拍的地震后汶川县映秀镇震中汶川灾区救援工作北京时间5月14日取得突破,救援队伍已经抵达汶川县城、映秀镇展开紧急救援。汶川县城中断多时的通信暂时恢复,映秀镇通往汶川县城的道路已打通了15公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14日再次召开会议,进一步研究部署抗震救灾工作。14日上午10时许,温家宝总理来到距北川县县城两公里的曲山镇察看灾情。他强调,时间就是生命,要尽全力救人。 300余名解放军官兵徒步行军57公里,于14日早晨6时抵达汶川县城展开救灾。另外,截至14日上午8时,武警部队已有800余名官兵在汶川县城展开救援。 汶川县映秀镇受伤群众等待救援 11时50分,新华社记者随成都军区一支应急通信小分队搭乘直升机抵达汶川县城后发现,县城里大部分建筑物没有坍塌,但是急缺药品和食品。小分队抵达县城后立即开设通信中心,暂时恢复了汶川县城与外界的通信联系。 15时10分,成都军区某集团军后续部队的500名官兵抵达汶川映秀镇,展开救灾行动。解放军某部装备部副部长智留锁说:“到中午12时,已通过水路运送了200名官兵到这里。到天黑前,再增运约400名官兵。” 初步调查显示,映秀镇有常住人口6641人,加上流动人口共1万余人,目前证实生还的仅2300余人,其中1000余人伤势严重,急需医护人员、药品、包扎药械和食品、饮用水。 另外,14日9时20分,成都军区某红军师500名官兵进入重灾区茂县开展救援。武警驻川某师150人的突击队于14日上午到达茂县,后续部队650人天黑前到达。 据了解,茂县房屋倒塌严重,人员伤亡情况好于预计。 目前,由卫生部组织的来自北京、河北、上海等18个省份的医疗卫生救援队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防疫队的共1700余名医务人员,正在灾区救助群众。 鉴于灾区急缺药品和食品,解放军紧急组织医疗队赶赴灾区。14日14时30分,总后勤部紧急增派50支医疗队从南苑机场起飞赴地震灾区。截至目前,全军已派出70支医疗队赶赴灾区。 截至14日10时,民政部共向各地地震灾区调拨救灾帐篷10万多顶,救灾棉被19万床,棉衣15万件。截至16时,全国共接收社会各界捐赠款物8.77亿元。截至15时,国家和各省派往四川灾区的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已营救84名幸存者。 以下数字更加牵动人心:截至14日14时,汶川地震遇难人数达14866人,其中四川14463人;14日18时,绵阳市仍有四个受灾乡镇因道路被阻断,救援人员进不去、受困群众出不来,人员伤亡情况至今不明。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资料图:李世忠参加汶川抗震救灾留影。

  汶川地震时救我的那位解放军叔叔

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现场。 资料图片

“天啊!我真的找到了救我的人!”5月14日早上,记者收到了强天林发来的微信,言语间十分激动。

  10年了,再想见你一次

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现场。 资料图片

能不激动吗?他是10年里强天林日思夜想希望找到的解放军救命恩人。5月8日和12日,本报接连刊登了两篇文章《“救我的那个叔叔,你在哪里?”》《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终于成了你》,讲述了强天林用10年时间追随一位解放军叔叔成长、兑现两人约定的故事。10年前的汶川特大地震中,当时还是初中生的强天林在震后返家途中遭遇余震,道路两侧山体出现滑坡。千钧一发之际,一位解放军叔叔用身体挡住滚落的碎石,带强天林脱离险境,之后还帮他和家人团圆,并鼓励他“好好读书,走出大山”。在和这位解放军叔叔“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约定激励下,2012年强天林考入国防科技大学,并于今年1月成为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一名排长。

  我是来自四川青川的强天林,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我正在青川县关庄中学读初二。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学校上课,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里,眼前的教室宿舍便成了一片废墟。当时,我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回家。于是在地震发生后,我偷偷一个人溜出学校,想要回家!

2018年,程强在空降训练中。 贾光辉摄

10年间,强天林一直有寻找这位解放军叔叔的想法,因为当时出于保密的原因,他并不知道那位叔叔的名字和部队番号。2012年他考上军校后,家人曾到原来的村镇去打听过,但没找到相关的线索。今年1月,强天林通过微博发布了一条寻人视频,希望能找到这位解放军叔叔,告诉叔叔自己用10年的时间终于成为和他一样的人,没有辜负叔叔当年冒着生命危险对他施救的恩情。5月8日和12日,本报接连刊登了两篇相关文章。没想到,13日,强天林就确认找到了这位解放军叔叔。

  在经过东河口时,突然发生了余震,导致了山体滑坡。这时,恰巧遇到了前来救援的部队,就在我面对滚滚落石手足无措时,一名解放军叔叔冲了过来,用身体为我挡住了砸下来石头。

2018年,杨志与汶川小朋友在一起。 王 建摄

“他叫李世忠,原来是‘猛虎师’高炮团三营营长。”强天林告诉记者,近段时间有不少曾参与过汶川地震救援的相关部队单位给他提供了一些当时参与救援人员的联系方式,他认真地一个一个去确认核实。13日,在看到李世忠通过微信发来的自己当时参加地震救援的照片后,10年里在强天林脑海中已渐成轮廓的那个面容立刻清晰起来,“其实10年过去了,我本来已记不清李叔叔的模样,但一看到他的照片,我马上知道他就是那个我要找的解放军叔叔。”一看到李世忠的微信号“佩剑猛虎”,强天林觉得更加亲切,确认无疑,因为当年救助他们的那支部队就是“猛虎师”。

  之后,他将我带到了灾民安置区,和其他解放军叔叔一起给我们搭帐篷、建板房,还给我送来了买包和牛奶。在完成救援任务即将离开时,他告诉我要我坚持梦想,走出大山。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汶川突发强震,一时间山河破碎、满目疮痍、苍天呜咽,成千上万的受灾群众在泥块瓦砾、残垣断壁中挣扎求生,在深深的恐惧中伸出双手、发出求救的呼唤……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解放军和武警官兵不惧艰险,第一时间奔赴灾区,展开生命大营救,在那片倒塌的废墟上到处都留下了官兵忘我奋战的足迹,一个个故事感人肺腑。

李世忠对这个他曾救过的孩子依稀也有些印象,但对于强天林溢于言表的感谢,他的回复只有一句话:“当国难当头我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军人是义不容辞的。”不过,当他得知强天林已成为一名军人,还是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一名排长时,他的表达就生动了许多:“祝贺你加入我们共和国军官的队伍,很棒很棒!”

图片 2

10年后的今天,记者沿着龙门山地震带重访当年的重灾区,昔日的废墟上早已铺满生命的绿色,当初在救灾一线涌现出的抗震救灾精神,在一茬茬官兵身上接续传承,迸发出了强大生命力。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后来,我考上了国防科技大学,成为了一名军人。

杨志:陪伴牺牲的战友,见证汶川的巨变

  如今10年过去了,尽管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已经成为了和他一样的人,成为了一名军人,而且还是一名中国国际救援队的队员。我一直希望能够找到这位叔叔,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5·12”地震10年前夕,武警阿坝支队汶川中队中队长杨志带领官兵又一次来到映秀镇“5·12”地震遇难者公墓,这里埋葬着数千名遇难者,也长眠着地震和余震中为转移群众牺牲的8名武警战士。

图片 3

这次祭奠,对杨志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他曾经与牺牲的烈士们一起战斗,10年过去,他即将告别这个曾经战斗的地方,昔日的场景一一浮现脑海。

  相关链接

汶川县是“5·12”地震的震中和重灾区,10年前,大地就是在这里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撕开伤口。震后的汶川,余震频繁,作为灾区内的属地部队,中队除了担负执勤任务的哨兵以外,所有官兵迅速投入救灾工作。在中队仅有的一面国旗上,杨志作为刚分下连队的学员排长,与28名官兵庄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大家知道,这一份军令状在当时意味着奉献和牺牲。

  震区少年从军记

震中的汶川县城,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成为“孤岛”,中队官兵兵分4路组织群众开展自救互救。救援官兵蹚过冰冷的河水、钻进残垣断壁,肩扛手扒,全力探索生命迹象,手、脚磨出了血泡,血泡破了又起、起了又破,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痛,但却没有一人临阵退缩,在增援部队到达前抢救出600多名受困群众,安全转移3万多人。

  长大后,我终于成了你

震后的汶川并不宁静,在灾后重建的过程中,这里经受着次生灾害的严峻考验。2013年7月10日,受强降雨影响,汶川暴发大规模泥石流,泥浆裹挟着巨石侵占道路堵塞河道。桃关隧道里,约有2000人被困。

图片 4

当时,路面已经完全被洪水淹没,桥面随时有坍塌的危险,杨志临危受命,带武警突击组进入隧道了解情况。“子弟兵来了!”被困群众看到杨志的队伍后,激动地大喊起来,他们看到了生的希望。当天傍晚,突击组协助2000多名群众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

  记忆会随着时光的流逝变得模糊,但我依然能感到:汶川地震时,那双托举起我生命的大手传来的温暖。虽然时至今日,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如今,草坡乡的百姓已经搬迁到水磨镇郭家坝村吉祥社区,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家。这个被誉为“5·12”灾后重建第一镇、全球灾后重建最佳范例的川西小镇,每天都会迎来全国各地的游客。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忽然间天崩地裂。短短几分钟内,教室成了一堆瓦砾。站在这片废墟上,回家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陆苇:“抗震先锋”一直争做“邱少云”式的战士

  余震不时地袭来,道路两侧落石滚滚,我一个人奔走在路上。第一次,回家的路这么遥远!就在此时,一片迷彩出现在我的视野。

5月的北川老县城,在烟雾的笼罩下若隐若现。10年前被大地震撕裂的一栋建筑物,依旧遍体鳞伤,摇摇欲坠,似乎还在向人们倾诉着内心的悲痛。

  “你去哪儿?”“我回家!”“回不去了,路全毁了……”和我对话的是一个身着迷彩的叔叔。话音未落,一阵余震袭来,我身后的山体突然滑坡。

“这就是我亲人之前住的楼房。”武警绵阳支队保障大队供应保障中队中队长陆苇低沉的话语,将记者的思绪拉到眼前。顺着他手指方向,记者看到在地震遗址入口左侧街道矗立着一栋4层建筑。陆苇介绍,这栋建筑之前应该是5层。那场地震,陆苇家中8名亲人遇难,他却坚守在自己岗位上救援其他群众,人们称他是“邱少云”式的伟大战士。

  “躲开!”他一个箭步上来将我推开,回头的瞬间,一块飞石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背。“营长!”其他人要冲过来。“别过来!”他艰难地从乱石堆中爬了出来,满身尘土。

据该支队政委赵武勋介绍,地震发生当日,部队就立即赴北川县城抢险,陆苇作为救援部队中唯一的一名通信兵,就在这支队伍的行列。在明知8个亲人被埋在附近的废墟中,陆苇强忍心中的悲痛紧张展开工作,当天晚上就完成了超短波基地台和单边电台的搭建,保证了无线通信联络的畅通。5月23日,根据任务需要,部队要从北川县城开赴擂鼓镇展开救援。临走前,支队时任政委徐超特别命令陆苇到亲人被埋的地方去看看。到了那里,战友们哽咽着告诉他,他的亲人由于被埋得太深,部队虽还在全力营救,但估计生还的希望已经不大。听到这个消息,陆苇一下子跪倒在地,悲痛不已地哭道: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你们原谅我吧!

  “跟我们走,我会让你和家人团聚。”一路上,他的手一直紧握着我,手背还在渗血。

说完,陆苇擦干眼泪,就奔赴下一场救援工作中,在那一场战斗中,陆苇和战友在北川县救出群众156人,安全转移群众5300余人,成为北川救援中的“抗震先锋”。

  第二天下午,我和家人会面。“小家伙,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他的语气坚决而有力。

“从普通战士到武警军官转变的是身份,不变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地震结束,陆苇被保送军校就学,毕业之后,陆苇主动申请到距绵阳市区最远的平武县中队担任排长,工作环境从机关到基层,从繁华市区到偏远山区,陆苇积极投身到了同样是极重灾区平武县的灾后重建工作当中。

图片 5

2013年,时任三中队副中队长的陆苇带领执勤点的战士在高川“7·9”特大泥石流灾害中成功紧急避险,其紧急避险案例被总队推广。

  地震后,我时常一个人发呆,憧憬着未来。有一次,这位迷彩叔叔看到我独自坐在地上,便问我长大以后的梦想。

10年来,在一次次的大小战斗中,陆苇永远是冲锋在前的那一个,用他的话说就是:“作为军人,我要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要做像邱少云一样的战士!”

  看我支支吾吾,他笑着说,“我在你这个年纪,就想着要当兵。”桑树下,我听着他讲述着当兵的故事,是那么动人。那时,我渴望能和他一样,穿上一身军装!

陈洪亮:发扬抗震救灾精神,尽一名军人应尽的职责

  我始终忘不了,这群迷彩身影用3天搭起300顶帐篷,30天建好300间板房。

“我只是做了一名军人应该做的事,尽了一名军人应该尽的责。”在武警成都支队都江堰中队采访时,执勤七大队大队长陈洪亮显得平实无华,谈起那段过去10年的战斗故事时,他心情显得有几分沉重。

  当我搬进了新家,迷彩叔叔却告诉我,他就要离开了!临行前一天,他将一摞笔记本塞到我怀里,“你要好好读书,走出大山!”

震后10年,陈洪亮从一名基层中队主官成长到了大队主官,他告诉记者,这些年来,一直激励着他成长的正是那段刻骨铭心的战斗经历。

  直到现在,我都很后悔,送迷彩叔叔走的那天都没有问他的名字。“小家伙,我就要走了!”他隔着车窗向我挥手,我用尽了力气对他吼着,“叔叔,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

2008年5月12日那一刻,时任武警郫县中队中队长的陈洪亮,刚请假离开部队回家,正和父母亲及女朋友商量筹办5月17日的婚礼。突然间房倒屋塌,扑面而来的粉尘笼罩四周……也是在这一刻,“快救孩子!”呼救声和小孩的啼哭声从对面的明珠幼儿园传了出来。危急关头,陈洪亮简单安置好女朋友和年迈的父母,就毅然冲向了明珠幼儿园。

图片 6

幼儿园已面目全非,70多名师生危在旦夕,强烈余震还在发生,房屋随时可能大面积垮塌。陈洪亮顾不得多想,立刻投入到抢救被困孩子的战斗中。50米、100米,一个来回;又一个50米、100米,一个来回……在他和老师们的共同努力下,明珠幼儿园的10名教师员工和60名孩子被成功营救出,没有一个伤亡,陈洪亮一人就救出了22个孩子。

  8月,我重返这间他亲手搭建的板房教室。我告诉自己,从这里开始,我要慢慢成为这位迷彩叔叔。

2012年6月,陈洪亮调任三大队副大队长,主要负责押运勤务。长途押运条件差、安全风险高、押运频次多,陈洪亮加班加点分析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和中队一道研究应对措施,完善押运方案,开展专勤专训,做细所有准备工作,没有发生任何问题。2015年2月,陈洪亮升任执勤七大队大队长。陈洪亮住中队、摸情况、搞调研,把所有重心放在了中队支部和干部骨干的帮带上,经过三年努力,全面提升了所属中队按纲抓建水平,解决了多年未解决的问题,所属中队先后均创先进。

  初中时我学习成绩并不好,爸妈常说,毕业就去当兵,但我心中一直想着考军校。地震后,我的“洪荒之力”被激发,学习成绩从排名倒数一跃成为前几名,顺利进入了重点中学。

10年来,无论在哪个岗位,无论什么角色,陈洪亮始终默默在本职岗位上将工作干出彩,当初的抗震救灾精神,融入了他的一言一行中,伴随着他一起成长。“作为一名军人,我时刻准备着为祖国和人民献身!”陈洪亮说。

  高中三年,我将所有精力用在了读书上,满脑子都想着考军校,学习成绩不断进步,就在所有人认为我不可能的时候,我成功拿到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2012年8月,我终于穿上了这一身军装,那一刻,我多希望迷彩叔叔能看到。

  走进军校,我从一名懵懂无知的少年慢慢成长,逐渐融入并爱上军营,逐渐明白了军人的使命担当,逐渐懂得了军人拼命守护的无上荣光。

图片 7

  随后,我来到工程兵学院进行培训。这一年,不管遇到多少艰难险阻,我始终没有放弃。骨折时,我依然坚持在训练场;膝盖积液时,我还进行五公里越野;失望无助时,我抱着迷彩叔叔送我的笔记本,想起与他的约定——我一定会成为你。

  汶川地震已经过去10年了,而我已经迈出校门走进部队,我满心都是期待和欢喜,我终于成为了你!

  (文字:强天林,图片摄影:李 煌)

  延伸阅读

  汶川男孩程强

  当个空降兵,做个真英雄

图片 8

  我的青春记忆,始于2008年,什邡市,涧氐镇。那会儿,我是一个偷跑出去玩耍的五年级学生。那场没有半点征兆的地震,让我的家变得七零八落,小侄女和同桌,都在那一天永远离开了我。我从没有想过跑去小河边耍一趟回来,要付出这么昂贵的代价。那年我12岁,我的青春仿佛地震中突然耸起的崖壁,就那么开始了。

  断壁残垣这个词,是我后来才学会的,课堂上老师为它释义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全是那年的家乡,青春记忆开始的地方。从玩耍的小河边飞奔回来,迎接我的,却只有漫天尘土和恐慌。没过多久,一队队身着绿色迷彩的大哥哥来了这里,我跟着村子里活着的人一起迎接他们,我记得好多人哭了,这些大哥哥也是,一边擦着眼泪,一遍奔向倒塌的房子。

  我爸不再让我出屋,家里的房子塌了大半,他不能再失去我。可我却总觉得该做些什么,跟那些大哥哥们待在一起,我觉得安心。我偷偷溜出去,跟着最近的一只队伍,他们钻地缝,我也钻地缝,他们推断墙,我也推断墙……后来送他们走的时候,老师和大人交给我一个纸牌牌,当时不太懂什么意思,只知道举着,就那样举着……牌子上写着:“长大后,我也要当空降兵!”

  时间一晃就到了2013年,我年满18,可以参军入伍的年纪。和所有青春躁动的少年一样,我对部队也只有朦朦胧胧的印象而已。直到戴上红花登上大卡,5年前的记忆才像融化的冰川一般被唤醒,淌遍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车队一路疾驰,美丽的家乡依稀可见地震改山易川的痕迹,只是青山依旧,绿水依旧,伤痛埋在记忆里,兵哥哥身上的绿,是记忆里唯一鲜亮的颜色。

  “不拔尖,就是不合格!”带着我进伞训队的班长何小斌这样冲我怒吼。伞训队的日子比新兵连还苦,我却总有使不完的激情。我时常想起我的同桌,如果他还活着……没有如果,挥泪洒汗趁青春是他永远无法再企及的奢望。

图片 9

  “空降兵十五勇士”,我走进空降兵部队以后才有了深入了解。进了伞训队这样一个培养伞降骨干的地方,我才明白“三无”意味着什么。文字写出花,在生死抉择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刘海涛班长,当年去我们村的兵哥哥里的一个,在伞训队遇到他的时候,我异常惊喜:我正在走的路,有当年英雄们走过的痕迹。“当兵,就要当个好兵,当人民信得过兵!”刘海涛班长每每忆起08年在灾区的日子,总不忘这么叮嘱我。

  很庆幸,在听到这些话之前我也足够努力,凭借过硬素质,到了黄继光连。后来代表连队去班长集训队,一起参训的还有来自全师各个连队的优秀苗子,这其中就包括“上甘岭特功八连”。两个荣誉连队的兵在一起,较量是不需要打招呼的。第一阶段考核,我拿了体能十项里六项的满分,却因为上肢力量不足,排名很不理想。到了第二阶段考核,我的成绩仍然排在第五名。

  当晚我在被子里哭了,满脑子都是连队荣誉,都是怎么能比得赢。“不拔尖,就是不合格!”班长的话一直在身体里碰撞,撞得我辗转难眠。当兵习武,还有第二条路么?练!饭前饭后吊单杠,抓住一切空余时间强化上肢力量,两只手常常抖得握不住筷子,掌心老茧破了又好,好了又破……终于在最后阶段考核中,我拿到了第二名,把特功八连的战友超了过去。

  闲下来的时候我喜欢看看夜空,老人们说,天上一颗星星就对应着地上一个逝去的人。地震中家乡逝去的人啊,应该也融在这片交相辉映的星空里了吧。他们一定能看到,我成了英雄部队的一员。英雄基因的传承比较特殊,它们会在特殊的时刻被唤醒:那一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把牌牌举那么高,今天的我才看到,当年那只绿色队伍在我心间留下的火种。

图片 10

  如今,我又成了黄继光班的副班长。从前一个人,可以在强军路上肆意飞奔,现在,我要学着带一个集体奔跑。我的班长李鹏超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带兵就要爱兵,兵分到你手里,你得把他的心一起拉进来,把班当家,思想统一了,再考虑提高军事素质的事……”知易行难,我不太能掌握这段话的精髓,但我有自己的理解:把心融到一起,可能就是传承。

  去年休假回家,一起长大的朋友们说:“强子,总感觉你变了,又说不上来……”我知道,我没变,只是那颗深藏于心的种子指引着我,开启了别样的人生副本。我毫不掩饰我的感受,当兵很值得,我非常自豪,在部队的时候是这样,即使将来离开了,自豪依旧!

  我叫程强,22岁,一名震区儿童成长起来的空降兵,这是我的青春,热血不改,拱卫国防。

图片 11

  (郭校 程强)

  如果你也相信奇迹请帮忙转发这条微信也许,十年之后的再度重逢这个奇迹里有您给的这份温暖助力

本文由威尼斯正规平台发布于关于威尼斯,转载请注明出处:奋不顾身,致敬老兵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