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领域里变与不变理论的内容本质,熊光楷上

2019-10-18 作者:威尼斯官方网站   |   浏览(196)

军事领域里变与不变理论的内容本质时间:2015-04-28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本文字数:4301字 图片 1

进入专题: 军事变革  

中新社北京四月十六日电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国际战略学会会长熊光楷上将十六日下午在此间说,世界新军事变革主要表现为五大特征,包括武器装备智能化、军队编制体制精干化、指挥控制自动化、作战空间多维化和作战样式体系化。由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主办的“中国科学家人文论坛”十六日下午继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主题报告会。熊光楷做题为《谈谈新军事变革问题》的报告时作上述表示。他说,人类有史以来的战争经历了冷兵器、热兵器、机械化和信息化四个阶段,现在正进入到信息化战争阶段,由于信息化革命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使世界新军事变革表现出五大特征。这位集将军和教授身份于一体的专家分析说,武器装备智能化具体表现为各类精确制导武器已成为战争的主角,精确制导武器占战争总弹药量的比重增加明显:越战时为百分之零点二,海湾战争时为百分之八,科索沃战争为百分之三十五,阿富汗战争达百分之六十,伊拉克战争还会更高。军队编制体制精干化具体表现为军队减少数量、提高质量,从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从人数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指挥控制自动化则利用数字技术,以计算机系统作为战争的神经中枢,对战争进行指挥控制;作战空间多维化方面,过去一般是陆、海、空三维,现在运用的已增加到海、天、空、地、电磁五维;作战样式体系化包括空地一体战、空地海天一体战、各军兵种协同作战等。熊光楷上将还称,从此次伊拉克战争可以看出世界新军事变革的三个动向,即武器装备智能化的发展趋势、军队编制体制精干化的发展趋势和作战样式体系化的发展趋势。他表示,中国将在研究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基础上及时总结伊拉克战争,以积极推进中国特色的新军事变革。

  当前,国际国内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发轫于 20 世纪 70 年代的世界新军事革命进程加速发展,国家安全问题的综合性、复杂性、多变性日益增强,各主要国家都在大力推进军事转型,以求得占领新一轮军事竞争的制高点。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既给我军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同时也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对此,习主席指出: “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我们必须到中流击水。”众所周知,军事领域既是对抗最为激烈、竞争最为残酷的领域,同时也是技术革新最为迅猛、理论思想最为活跃的领域,充满着变与不变的对立统一。

刘亚洲  

  一、从哲学的视角审视军事领域里的变与不变

图片 2

  世上万物皆在变。无论是古代中国“生生不息之谓易”,还是古希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箴言,讲的都是这个道理。关于变与不变,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 其一,变是必然的,不变是不可能的; 其二,变是必须的,不变就不可能存在; 其三,不变中蕴藏着变,变中又包含着不变。

  

  军事是内容极为丰富的复杂系统,是战争和国防等事项的集中体现,与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外交等领域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在人类发展史上,作为军事领域的局部和部分的变革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呈现出加速发展之势。因为军事实践总是在不断发展的,旧的军事技术和军事理论往往落后于军事实践发展的需求,而新的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运用于军事实践,又会催生出新的军事理论、作战方式、体制编制,进而推动整个军事领域整体性的质变,产生了军事革命。关于军事革命,中外学术界有着不同的划分方法。一般来讲,人类经历过的世界军事革命可划分为四次,即金属化军事革命、火药化军事革命、机械化军事革命和信息化军事革命。[2]( P211 -213)在金属化军事革命中,青铜兵器取代了木石制兵器,继而又被铁制兵器所代替,出现了车兵、骑兵、弓箭兵、水兵等常备军的新军种和新兵种,战争规模、战斗队形、攻防手段和作战样式也发生了重大改变,出现了以《孙子》为代表的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多兵法典籍和《远征记》《高卢战记》等西方国家的军事著述。在火药化军事革命中,火药兵器逐渐取代金属兵器成为主战兵器,出现了火枪兵、炮兵、工程兵等新兵种,采用了军、师、旅、团、营、连的正规编制,陆军和海军的规模也更为庞大,线兵和散兵作战先后成为主要作战方式,出现了《战争论》《战争艺术概论》等资产阶级军事理论著作和以马克思恩格斯为代表的无产阶级军事思想。在机械化军事革命中,火力、动力机械与电子技术的结合使自动武器和机械化装备主宰战场,出现了坦克、飞机、潜艇等新兵器和装甲兵、航空兵、通信兵等新兵种,军队主要由陆、海、空军构成,出现了海权论、空中战争论和机械化战争论等新的军事理论。在信息化军事革命中,以信息技术为龙头的新技术群的出现及军事应用,使机械化军队、机械化战争逐步向信息化军队、信息化战争演变,信息化武器装备主宰战场,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主要作战样式。可见,在军事领域里,变是永恒的,是绝对的; 不变是暂时的,是相对的。

  党的十八大强调:“紧跟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的潮流,积极稳妥进行国防和军队改革,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这是党中央站在历史与时代高度,着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深入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对于加快我国军事力量建设,确保国家安全与发展,实现强国梦、强军梦,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孙子兵法云: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纵观古今中外的军事史,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战争和军队,也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军事理论和作战方式。只有依照新形势,顺应新情况,适时而变,在变革之后才会通达,在通达之后才能长久,于瞬息万变的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这也正是《易经》中一个重要的辩证法则: 通变致久。而那种不顾客观实际机械地照搬照抄前人的理论或经验,往往会犯军事中的教条主义或经验主义错误,最终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碰得头破血流。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法国人的陆战思维依然定格在一战时曾行之有效的“防御制胜”的作战方式,将胜利的希望完全寄托在马奇诺防线上,忽视了机械化武器装备运用于战争给作战方式和作战形态带来的巨变,从而丧失了战场主动权。这种墨守成规、因循守旧直接导致的恶果就是,面对德军实施的闪击战,号称欧洲陆军老大的法国一败涂地,仅仅六周便举起了白旗。对此,美国对外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国防部军事转型事务顾问马克斯·布特指出: “能够抓住变革机遇的国家就会成为历史进程中的胜利者,反之则会被边缘化甚至惨遭亡国之灾。”

  

  二、科学把握军事领域里变与不变的内容

  一、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的时代要求

  军事领域里变革的内容因时代发展而不尽相同,具体表现在器物、制度和观念三个层面上。器物层面是指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变革,制度层面是指体制编制、教育训练与军事管理的变革,观念层面是指军事理论、人的思想观念、精神状态和心理的变革。三者中,器物层面的变革是物质基础,制度层面的变革反映器物变革和观念变革的内在联系,观念层面的变革才是关键环节。这是因为对一支军队而言,思想观念是真正的“杀手锏”.胜利的军队用未来的观念打今天的战争,失败的军队用昨天的观念打今天的战争。正如日本人福泽谕吉所说的,一个民族实现崛起,就要改变三个方面: 第一是人心的改变,第二是政治制度的改变,第三才是器物的改变。120 年前的甲午战争,是近代历史上中国军队与外国军队武器装备差距最小的一次战争,却又是中国军队败得最惨的一次战争。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根本的还是思想观念的落后。经过三十年声势浩大的洋务运动,清政府用大把大把的银子买来了西方的坚船利炮,建立了一支表面上脱胎换骨的新式海军和陆军,但清军无论在作战理论、指挥方式,还是组织体制、编制构成等方面都未发生相应的改变,落后的思想观念注定要在战争中吞下失败的苦果。古今中外的军事变革表明: 只有勇于破除思维定势,冲破思想观念的桎梏,才能实现破茧化蝶的飞跃。

  

  孙中山先生曾讲过: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确,人类历史的发展有一种必然的潮流,是不可抗拒的。当前,国际形势正在发生复杂而深刻的变化,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推进,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不可逆转地改变了战争样式和作战方式,各主要国家纷纷调整军事战略,发展新型军事力量,推动军队信息化建设。在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墨守成规、抱残守缺不会有出路,因势而谋、顺势而为才能觅得一线生机。我们必须主动适应世界军事发展的新趋势和军队建设的新要求,紧紧围绕建设什么样的军队、怎样建设军队,未来打什么样的仗、怎样打胜仗这两个相互关联的基本问题,拓宽战略视野,更新发展理念,突出理论先导,打破机械化时代的常规战争观念、计划经济条件下的陈旧管理观念及囿于局部利益的本位主义观念的束缚,强化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的观念,以信息化的思维方式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

  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重大历史责任。人类历史上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重大军事变革主要有三次。

  三、深刻领会军事领域里变与不变的本质

  第一次是冷兵器战争向热兵器战争变革。当其进入关键时期时,我国正处于“康乾盛世”,然而,康乾严守“祖宗成法”,不思变革,其后代们更是逐步走向腐败昏庸,终于错过了军事变革的大好时机,在侵略者杀入国门时,中国军队上演了一场大刀长矛对洋枪洋炮的历史悲剧。

  从一般意义上讲,变与不变都存在着正确和错误之分。正确的变意味着创新,正确的不变意味着继承。要处理好创新与继承的关系。

  第二次是热兵器战争向机械化战争变革。当其进入关键时期时,中国已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军阀混战、国土肢解、积贫积弱、民族危亡。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人类机械化战争形态已完全成熟,中国再次被甩到世界军事变革的大潮之外。

  首先,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源泉。习主席指出: “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4]创新之路永无止境,既没有终点,也没有休止符。“即使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战略、战术和科技,军事变革的先行者仍然无法永远保持优势地位。”[3]( P19)只有做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才能勇立世界军事革命的潮头。其次,创新的关键在于自主。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具体发展模式,也没有亘古不变的发展道路。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支军队可以通过依赖外部力量、跟在他人后面亦步亦趋实现强大和振兴,不是必然遭受失败,就是成为他人的附庸。只有立足我们的国情军情,发展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的军事理论和体制编制,掌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才能迎接世界新军事革命的挑战。最后,要做到继承与创新相统一。军事是一个具有客观规律的运动过程,其发展呈现出“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辩证过程,充满着继承与创新的统一。不善于继承,就会失去创新的基础; 不善于创新,又将缺乏继承的活力。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在创新的实践中继承,是军事发展的内在动力。

  今天,人类第三次重大军事变革——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变革正进入关键时期,于是,“历史责任”一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沉重。我国能否抓住机遇、攻坚克难,实现包括军事在内的全面复兴?我军能否避免重演历史悲剧?百年之后,子孙后代会不会像我们今天指责“康乾盛世”一样指责我们?

  追溯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军事领域里的每一步创新历程无不是在对传统的军事思想、作战理论、技术装备、编制构成、精神文化等方面的批判与继承中实现的。军事实践总是随着社会生产力与军事活动的内容、形式和手段的变化而发展。军事领域里的创新既要依据具体的军事实践因势利导,又要广泛吸收传统的优秀军事遗产,摒弃糟粕,去伪存真,在批判中继承,在继承中创新。因此,从认识角度上讲,军事领域变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克服和批判错误观念,加深对其规律认识的过程; 从实践角度上讲,军事领域变的过程是一个不断积累经验,汲取教训,掌握规律,提高认识和指导能力的过程。

  这一切,都历史性地落在当代中国共产党人身上。正是基于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党的十八大吹响了深化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战略号角,这是对历史的深刻反思,是对中华民族的郑重承诺,是对子孙后代的历史担当。

  四、正确理解军事领域里变与不变的悖论

  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是应对世界新军事革命挑战的根本举措。党的十八大把“世界新军事变革”改为“世界新军事革命”,虽一字之改,但意义重大。军事革命是军事变革进入质变期的标志。将“变革”改为“革命”,是我们党对世界军事发展大势作出的全新重大战略判断,明确而郑重地警示全军:世界军事发展步伐加快、形势紧迫而逼人。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拼抢新的战略制高点,以新一轮科技创新和理论创新为先导,以武器装备高度信息化为基础,以信息化人才建设为核心,以体制结构革命性改造为支撑,加快构建新型军事力量体系。现代战争随之呈现出“信息主导、全维作战、体系对抗、网天决胜”的鲜明特征。

  尽管军事领域里的变革具有普遍性,是获取军事优势、赢得战争胜利的重要途径,但这并不是说所有内容都必须要变。变与不变,既对立又统一,犹如车之双轨、鸟之两翼,需要灵活运用。既不要因噎废食,把该变的不变,犯保守主义的错误; 也不要数典忘祖,把不能变的给变了,犯忘本变质的错误。必须明确---变的是我们在思考、分析问题时所用的策略,在解决、处理问题时所用的方法; 不变的应该是我们的根本原则和正确的理想信念。这是确保中国特色军事革命正确道路的不二法门。

  目前,我军处于机械化任务尚未完成又需要努力实现信息化的特殊阶段,面对的主要矛盾仍然是现代化水平与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要求不相适应,军事能力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要求不相适应。解决这两个“不相适应”,唯有强化变革、深化变革,否则将再次被世界军事发展大潮所淘汰。

  比如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们永远不变的军魂,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的含糊和动摇,确保党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牢牢掌握部队,确保全军官兵坚决听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指挥,确保枪杆子永远掌握在忠于党的可靠的人手中。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集中反映了人民解放军的性质和宗旨,体现了人民解放军的政治本色,是人民解放军的宝贵精神财富,必须要不断地继承和发扬下去。

  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选择。富国强军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本要求,如果国富军弱,那将是残缺破碎的中国梦。据历史记载,19世纪末,中国的黄金储备高居世界之首,中国的财富位居世界前列。然而,无情的历史留下两道沉重而鲜明的风景线。一道血红——鲜血流成河,中国人的鲜血滚滚流淌,浸透祖国的大地。一道雪白——白银汇成海,中国人的白银滚滚外流,涨破列强的腰包。一红一白,彰显国防与经济的血肉关系。历史远去现实走来,伊拉克曾是“富得流油”的中等发达国家,然而,其主权和政权在一枚枚呼啸而来的巡航导弹面前彻底倒塌了。历史与现实警示世人:国富军弱必然引来祸端。

  当今社会是一个大变革、大发展的时代,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和一支军队如果不能顺应世界的潮流、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固守自我,以不变应万变,就会因丧失机遇而落伍; 同时,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和一支军队如果没有自己一贯的坚定原则,随波逐流,就会因丢掉根本而迷失方向,同样也不能够保持长期持续稳定的发展。因此说,该变则变、不该变就不能变。只有在坚持不变的原则和信念的基础上寻求变,做到变中有不变,才能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正是中国哲学的变与不变在军事领域里的精髓所在,也是我们在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进程中必须奉为圭臬的。

  今天,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具有良好的环境和条件,但应看到,我国安全问题的综合性、复杂性、多变性进一步增强,呈现出“四个交织”的复杂态势: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交织、现实安全威胁与潜在安全威胁相交织、军事安全形势与其他安全形势相交织、国内安全问题与国际安全问题相交织。尤其应看到的是,中国经济越发展越要走向世界,与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发生冲突的机会就越多,当这种冲突达到中国安全与发展底线时,军事力量必然走上前台。可以说,军事力量的强弱决定着国家生存与发展的命脉!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已不仅仅是中国军事本身的事业,而是中华民族应对复杂安全威胁、真正实现伟大复兴的整体要求。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M]. 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

  二、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的基本思路

  [2]姚有志。 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哲学[M].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7.

  

  [3][美]马克斯·布特。 战争的革新---1500 年至今的科技、战争及历史进程[M]. 军事谊文出版社,2013.

  当前,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已进入加速发展阶段。在新的起点上深入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必须按照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强军目标,以国家核心安全需求为导向,坚持解放思想、全面统筹、突出重点、作战牵引、科技推动,力争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为全面建成信息化军队奠定坚实基础。

  [4]习近平。 在欧美同学会成立 100 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N]. 人民日报,2013 -10 -22( 2) .

  ——坚持以真正解放思想为先导。最落后的民族并不是贫穷的民族,而是自卑保守的民族。最落后的军队并不是劣势装备的军队,而是观念陈旧的军队。军事变革的最大障碍不在技术而在观念。因此,应努力从对各种军事理论僵化和教条的理解中解放出来;努力从工业时代战争背景下的思想观念中解放出来;努力从计划经济体制条件下的思维和工作方式中挣脱出来;努力从狭隘的权力和利益观念中解放出来;努力从按部就班的思想和行为惰性中解放出来;努力从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心理怪圈中解放出来;努力从“谋略大国”的自我欣赏中解放出来;努力从“胜利之师”的历史包袱中解放出来,真正为深入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奠定良好的思想观念基础。

  ——坚持以科学统筹为首要。科学统筹是深入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首要任务。应坚持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相统一原则,着眼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发展全局,统筹军队长远建设和阶段性能力生成;统筹军队信息化建设与机械化建设;统筹武器装备、军事人才、作战理论、教育训练等诸要素协调发展;统筹各种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与运用;统筹陆军、海军、空军、二炮诸军兵种建设与发展;统筹军队建设资源的投向和投量;统筹军队与地方资源配置,使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真正进入科学发展轨道。

  ——坚持以构建新型军事力量体系为重点。在党的十八大提出的“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的总要求下,应努力构建紧密联系、相互融合的四大支撑体系:以军事信息系统为依托、以新一代武器为主体的现代化武器装备体系;以联合作战指挥人才为重点,以信息化建设管理人才、信息技术专业人才、新装备操作维护人才为支撑的实战型人才体系;以战略预警、军事航天、防空反导、信息攻防、战略投送、远海防卫等新型作战力量为骨干,诸军兵种高技术部队为主体,进攻力量与防御力量有效配合,硬打击力量与软攻击力量紧密结合,现役力量与后备力量有机衔接的整体作战力量体系;有效保障实战、有效保障部队建设、有效保障军事改革,保障体制一体化、保障方式社会化、保障手段信息化,平战结合、军民融合的现代化后勤装备保障体系。

  ——坚持以“能打仗、打胜仗”为核心要求。军事变革最终是为打赢战争服务的,要按照习主席“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以实战需求为着眼点,以提高战斗力为根本标准,以“打硬仗”军事斗争准备、维护海洋权益军事斗争准备、太空和网络空间等新型安全领域军事斗争准备为牵引,以主要战略方向和重要领域为重点,带动各军兵种、各方向、各领域战斗力水平和战备水平全面跃升。

  ——坚持以科技创新为根本推动力。军事变革源于军事科技革命,科技创新是军事变革深入发展的第一动力。应努力提高国防科技水平和武器装备科技含量,尤其是信息技术含量,加快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不断提高官兵科技素质,尤其是信息素质,打牢建设信息化军队的人才基础;不断提高指挥体制的科技含量,真正依托科技基础实现一体化联合作战指挥;不断提高军事训练的科技含量,运用信息系统组织联合作战训练;不断提高军事理论创新的科技含量,运用高科技手段和量化分析方法丰富和拓展军事理论创新途径。

  

  三、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应正确处理的若干战略关系

  

  正确处理军事变革与社会变革的关系。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的军事变革,是在市场经济条件相当成熟和稳定的社会环境中进行的,表现为军事领域的“单一变革”。而中国则表现为军事领域与社会领域的“双重变革”,并且同时进入攻坚期、“深水区”。在这种特殊的国情下,国家将承担多个领域重大变革的艰巨任务,必然面对西方国家不曾面对的诸多难题,因此,必须做好统筹军事变革与社会变革这篇大文章。

  一方面,加强总体筹划,把军事变革纳入国家总体建设和改革的大框架之内,使军事变革与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和其他领域的变革相配套,军事变革与社会变革相协调。

  另一方面,在社会总体变革的历史阶段内,军事变革不能超出社会变革的承受能力,这对于军事变革和国家整体发展都至关重要。

  正确处理深化变革与保持稳定的关系。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军事变革,都是对原有军事系统的革命性改造,因而必然有阻力,有风险,有动荡,有代价。尤其变革体制涉及权力的重新调整,变革结构涉及利益的重新分配。不能冲破利益的藩篱,在阻力和代价面前止步,往往是变革夭折的基本原因。深入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必须树立强烈的风险意识和代价意识,如果把变革的成本或代价看得过重,如果过分求稳怕乱、瞻前顾后,就会犹豫不决,最终导致军事变革半途而废,丧失历史机遇。

  同时还应看到,军事变革的风险和代价是必然的,但风险和代价的程度及范围却是可控制的,应充分发挥我们的优势,既敢于变革,又善于采取科学的方式和措施将变革的风险和代价降至最低程度,达到稳与变、静与动的统一。

  正确处理武器装备建设与其他建设的关系。军事变革通常分为初始期、攻坚期和成熟期。初始期主要是抓军事科技和武器装备,这是军事变革向纵深发展的基础。攻坚期的任务主要是实现战斗力两大基础要素(武器装备、军事人才)与四大交联要素(军事制度、体制结构、作战理论、军事训练)有机融合,其中最关键的是解决诸如军事制度陈旧、军事结构落后、利益群体复杂等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这是军事变革能否最后成功的分水岭。

  今天,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在经历了大力发展武器装备的初始期后,正在进入攻坚期。因此,必须高度重视和遵循变革规律,适时果断地把变革锋芒指向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这样才能保证变革取得成功。

    进入专题: 军事变革  

图片 3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data/65308.html 文章来源:求是

本文由威尼斯正规平台发布于威尼斯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军事领域里变与不变理论的内容本质,熊光楷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