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150多国建立军事关系在109国设武官处,中

2019-08-18 作者:新闻中心   |   浏览(117)

  30年来,我军积极开展与世界各国军队的友好交流与往来,保持了与外军的高层交往,在许多领域和层次与各国军队开展了广泛深入的友好合作,努力为国家的安全与发展营造长期稳定的国际和周边战略环境。

  军事关系是国家关系的晴雨表,军事外交对促进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互信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国家总体外交的一部分,军事外交积极与国家发展相适应,全方位开展对外交流与合作,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军事外交新格局。

  人物小传:梁光烈,四川三台人,1940年12月生,1958年1月入伍。曾任师司令部作训科参谋、武汉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等职。中共第13、14届中央候补委员,第15至17届中央委员,上将军衔。

  日趋务实、活跃、开放的中国军事外交

  军队高层交往在军事外交活动中地位重要,在军事外交中发挥着战略性、全局性、主导性的作用,对强化双边关系,推动相互的交流与合作,增进国家间的友好关系都具有重要意义,产生着特殊的影响。共和国的领袖们无不关注军事外交活动,他们审时度势,运筹帷幄,站在时代发展的高度,主导了一幕幕彰显时代特色的军事外交活剧。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外交中的高层互访,已经成为构建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军事外交格局的重要组成基石;成为落实国家和军队之间关于发展双边和多边关系的共识,促进我军与有关国家及军队友好合作关系的重要环节;成为加深军队之间沟通、了解、促进中国军队同世界各国军队的互信与友谊的重要途径。

  在军事外交第一线上,我感到既有苦,也有乐。当前仍然有限的外交资源,在设计、谋划上仍有待突破和进一步发展。做好军事外交工作责任重大,为了让中国军队走向开放,让世界多侧面、多层次地了解中国、理解中国、信任中国,我们虽苦尤荣,更是乐在其中。

  2008年4月28日,阳光明媚,五星红旗在八一大楼迎风飘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与苏里南国歌声中,我为来华访问的苏里南国防部长弗尔纳尔德举行欢迎仪式。这是我任国防部长以来,正式接待的第一个外国防务部门领导人。我和弗尔纳尔德举行了会谈,他表示中方平等待人,多年来向苏提供了无私援助,是他们的真诚朋友,对此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他希望两军逐步扩展合作领域,推动两军关系深入发展。弗尔纳尔德诚恳的话语令我感触很深。目前,我国已与150多个国家建立军事关系,在109个国家设立武官处,有98个国家在华设立武官处,每年派出150多个军事代表团出访,有200多个外军代表团来访。我军的对外交往,实现了由高层友好交往为主到多层次宽领域务实合作,由双边交往为主到双边与多边并重,由一般性军事专业交流为主到全方位对外交流的历史性转变。我感到,这种大好局面是我们开展全方位军事外交的结果。

  军委、总部领导出访了越南、缅甸、尼泊尔、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朝鲜、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周边14个国家的防务部门和军队领导人也来华访问。与印尼、日本、韩国、越南、印度等周边国家举行防务安全磋商,参加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香格里拉对话会、东盟地区论坛安全政策会议,举办上合组织成员国军队总参谋长会议和防务安全论坛、中国-东盟防务与安全对话。

  中国军事外交认真贯彻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积极开展对外军事交流,不断拓展对外军事关系,深化对外军事合作,形成了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军事外交格局。迄今为止,中国已与150多个国家建立了军事关系,在109个国家设立了武官处,有92个国家在中国设立武官处。2002年以来,中国共与11个国家举行16次联合军事演习。可以说,开放、务实、活跃的中国军事外交展示了中国军队热爱和平、维护和平的良好形象,架设了与世界各国军队加强交流、深化合作、共同发展的桥梁。卓有成效的军事外交为世界各国多侧面、多层面地了解中国、理解中国、信任中国敞开了一扇宽阔的大门。

  在这一年中,中国军方高层出访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二十多个国家,并与美国、德国、越南等国开展了十余场防务磋商;中外军队联演联训组织方式不断创新;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拓展了非传统安全领域军事合作。

  国与国之间、军队与军队之间的关系,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只有了解,才能信任;只有信任,才能合作。我军努力拓宽互信交流渠道,与美、俄、英、法、日、澳、南非等22国建立了防务安全磋商机制。其中,我与蒙古、越南、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家的防务安全磋商机制是2002年以后建立的,对于有效提升我与周边主要国家的军事互信,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记者:请展望一下2012年及今后一段时期的军事外交工作。

  多边领域,拓宽军事合作

  展望2010年,中国对外的军事交往将在哪些方面有新的进展和突破?

  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城,驻扎在天坛,掠走了包括一套16只青铜鎏金编钟在内的大量珍贵文物。1901年,一位名叫道格拉斯的英军少校从抢劫的这套青铜鎏金编钟中偷走了一只,带到了当时的英国殖民地印度,将其陈列在印度一骑兵团军官俱乐部里。后来,有一位服役的印度青年乔希,知道了这只编钟的身世,心里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能将这一珍贵的文物归还中国。数十年后,乔希成为印度陆军参谋长。1994年他率印度军事代表团访华时,携带着那只鎏金编钟,并亲手将这件特殊的礼物交给了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张万年,了却了他的夙愿。这只鎏金编钟的故事成为中印两国两军友好关系的一个佳话。2005年,我出访印度时,以鎏金编钟的故事为例赞扬了中印两军关系,赢得了印度军方高层领导人的普遍共鸣。印度朋友与我们一致表示,要共同努力,继续推进两军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突出周边军事外交

  在高层频繁互访的推动下,中俄两军关系向深层次发展,中美两军关系稳步健康发展,中国同世界各国的军事交流合作全方位、多层次地展开。

  一是精心组织60周年大庆相关活动。海军、空军成功组织60周年庆典活动,接待了29国海军领导人和34国空军领导人。通过双边会谈、多边论坛、海上检阅、参观装备以及文体交流等多种形式,宣示了我国和平发展理念和防御性国防政策。国防部外事办公室还配合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组织驻华武官观摩国庆首都阅兵和外国媒体采访活动,展示了我军建设成就和良好形象。

  军事外交始终是在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下开展的。毛泽东主席、邓小平主席、江泽民主席、胡锦涛主席都非常重视军事外交,共和国的领袖们亲自审定重大活动方案,在百忙中会见来访的外军重要领导人,并在首脑外交中积极推动对外军事关系。其他历任军委首长对军事外交工作也高度关注,亲力亲为。近些年来,军委郭伯雄副主席、曹刚川副主席、徐才厚副主席先后访问了美国、俄罗斯、法国、日本、澳大利亚、巴基斯坦、印度、埃及、南非、坦桑尼亚、巴西、古巴等国。陈炳德总参谋长、总政李继耐主任、总后廖锡龙部长、总装常万全部长及其他军委委员也参与了许多重要外事活动。这些高层交往活动,对于强化双边军事关系基础,推动交流合作,乃至促进国家关系的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

  更加贴近实战

  改革开放30年来,丰富而务实的中国军事外交令世界瞩目。

  三是积极探索开展公共外交。军委、总部首长出访期间接受外媒采访和发表演讲,加大《2008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的对外传播力度,主动到外训院校宣讲白皮书,派公共关系代表团访问英国,与英方交流开展公共外交的有益做法。

  积极参与地区安全合作和多边对话,是新时期我国军事外交的一大亮点。近年来,我军先后参加了上海合作组织、东盟地区论坛、西太海军论坛、香格里拉对话会等机制,在反恐、救灾、维和、海上安全、边界联合巡逻等领域开展了有效交流与合作。今年5月,我率团赴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出席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这次会议确定于2010年在哈萨克斯坦举行上合组织反恐军事演习。会议签署的《上合组织成员国国防部合作协定》,是我与外国签署的第一个多边防务安全领域的法律文件,是推动上合组织防务安全合作的重要法律依据,并对我军按国际惯例稳步推进防务安全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运筹大国军事关系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军更加重视探索军事安全合作模式和拓宽互信交流渠道,与有关国家开展了多形式、多层次、多渠道的防务磋商与安全对话。除与美国、俄罗斯等大国举行了防务与安全磋商外,我军还与日本、巴基斯坦、越南、泰国等周边国家防务部门和军队进行了不同形式的安全磋商,这为协调双方立场,增进彼此信任,传递有关信息开辟了渠道,并在营造我周边安全环境中发挥了越来越突出的作用。近几年,我方还参加了东盟地区论坛安全政策会议,主办了上海合作组织国防部长会议、上海合作组织防务安全论坛、首次“10 1”亚太地区安全问题研讨班等。参加和主办多边安全磋商和对话活动,有力地宣传了我国外交和国防政策,并起到了增信释疑、促进合作的作用。

  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军事外交新格局已经形成,在世界上树立和平、友好、文明、现代的军队形象,丰富了中国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负责任大国的国家形象。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浪潮席卷全球并呈现出加速推进的态势。在这场人类有史以来最深刻的军事变革中,从总部到各大单位、从部队到科研院校,许多部门、许多领域、许多同志都围绕军队建设重大课题,积极与外军开展各层次的专业技术交流。这些军事外交活动,不仅促进了武器装备建设的快速发展,而且进一步解放了思想,让我们具备了世界眼光,提升了战略思维能力。

  记者:2011年国防部建立了例行记者会制度,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如何评价中国军队的对外开放?

威尼斯正规平台,  高层互访,全面推进双边关系

  钱利华:依托军事外交独特平台,积极开展国际公关是2009年的工作亮点,概括来说,主要有三点:

  在我的记忆中,有许多难以忘怀的人和事,尽管它们在军事外交历史时空中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折射出时代的变迁、国家的发展。在天坛博物馆,陈列着一只青铜鎏金编钟,它是明永乐年间制造的。这只青铜鎏金编钟背后有一个故事。

  营造国家安全环境

  近年来,我军高层领导直接参与对外军事交流活动的力度依然保持发展势头。高层领导广泛出访,增进了中国与各国军队之间的互信与了解,对扩大共识、促进合作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此外,总部、各大单位和军兵种领导率团出访多个国家,多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等先后来访。

  我国致力于与发展中国家、第三世界国家发展全方位广泛的友好关系,2009年我军在这方面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梁光烈

  钱利华:尽管当前亚太地区局势出现了一些复杂因素,但和平稳定是大势所趋,发展繁荣是人心所向,这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我与周边国家地理相近、文化相通、利益相关,发展双边关系有着坚实基础。中国坚定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中国军队致力于加强与周边国家的防务交流与合作。当然,对于地区安全局势中的热点敏感问题和双边关系中的分歧,我们正视问题,直面矛盾,坦诚表明安全关切,宣示原则立场,坚决维护国家利益。只要不断增进互信,加强务实合作,我与周边国家军事关系就能够经受住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在和而不同中持续发展。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后,人们解放军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奉行国家倡导和实践的新安全观,不断发展对外军事关系,积极推进军事交流与合作。从作战部队,到军事院校;从相互派员观摩军事演习,到相互交流考察合作;从科学研究,到文化体育;军队之间的友好往来,已成为加强中外军事关系的重要桥梁。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6月,由北京军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和军事医学科学院人员为主组成的医疗队,与加蓬军队成功举行了“和平天使-2009”人道主义医疗救援联合行动。这是我军首次与外军开展卫勤联合行动,也是我军首次成建制与非洲国家举行联合行动,取得了多重效益。可以说,这些工作体现了我国全面发展对外军事关系的努力,充实完善了我国军事外交布局。

  积极开展全方位军事交往

  济南军区组织实施的“利刃—2011”中印尼陆军特种部队联合训练,探索了“总部指导、军区筹划、部队实施”的联训指挥新模式。

  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派出多批医疗、工兵和运输分队执行救死扶伤、排除雷患和运输物资的任务,受到广泛赞誉。

  2009年,是中国彰显军事外交大国姿态的关键一年。

  改革开放以来,军事外交贯彻国家对外方针政策,不论国家大小、强弱,不论军队建设先进、落后,我们都积极与他们开展交往,坚持平等协商,推进互利合作。近年来,中美军事关系进一步发展,两军高层互访、院校交流、机制性交往方面保持着较好的发展势头。中俄两军互信合作持续深化,务实交流深入发展,在重大国际和地区安全事务上的协调配合得到加强。今年,我们先后与俄罗斯和美国建立了国防部直通电话,开辟了战略沟通的新渠道。与欧盟国家的防务交流与对话积极发展。我们按照“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加强与周边国家军队的友好合作关系,建立健全边海防磋商和会谈会晤机制,妥善处理领土、领海、海洋权益争端,保持了周边安全稳定。

  兰州军区组织实施的“友谊—2011”中巴反恐联训,在联合指挥层次、跨境情报交流和分队远程机动等方面实现了突破。

  这届论坛是继9月25日由36个国家的110名国防部长、总参谋长和军事观察员观摩“砺兵-2008”军演之后,我国的又一次军事外交活动。

  也需看到,中国军队的形象建设是长期的,既要国际社会对中国军队不断增加了解,也需要我们在广阔的平台上更多地与国际社会加强交流和沟通。2010年对外军事交流活动的力度也将更大。

  钱利华:2011年,中美两军交往高开低走,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高层交往频繁,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年初访华,解放军总参谋长与美军参联会主席在两个月内实现互访。机制性对话与交流按计划开展,双方举行了第12次国防部防务磋商、第7次国防部工作会晤和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小组会议,两军高层首次参加了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及其框架下的首轮战略安全对话。专业领域交流不断拓展,双方在陆军工程兵、军事医学、军事档案、人道主义救援减灾等领域进行广泛交流,还相互开放了一些重要军事单位。

  2008年10月24日至26日,由中国军事科学学会主办的第二届香山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亚洲、欧洲、美洲的数十名专家学者及高级军官就“国际安全合作与亚太地区安全”论题进行了广泛交流、深入恳谈。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国军事专家告诉记者:“多年来,中国军队倡导并践行新型军事合作理念,为增进军队的相互理解与信任,为维护世界和平及地区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

  钱利华:着眼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需要,探索军事交流与合作新形式,是2009年军事外交的又一特点。这一年,有关单位与外军开展了涉及不同军兵种、多个专业的联演联训活动。广州军区与新加坡军队开展安保联合训练,北京军区与蒙古国军队开展维和联合训练,成都军区与罗马尼亚军队开展特种作战联合训练;海军舰艇赴巴基斯坦参加“和平-09”海上多边演练;中俄成功举行“和平使命-2009”联合反恐军事演习。这些联演联训对于学习借鉴外军优长、提高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具有积极意义。此外,与俄罗斯开展海军联合护航行动及海上演练,召开护航国际合作协调会议,展现了我国积极履行国际义务的负责任大国形象。

  空军组织实施的中巴(基斯坦)空军联训、中白(俄罗斯)空降兵联训、中委(内瑞拉)空降兵城市反恐联训,推动了我空军训练改革与创新。

  对于我国的安全环境来说,开展与大国的军事交流,有助于促进相互理解与合作,稳定战略态势、促进战略环境的稳定。2009年恰逢中美建交30周年、中俄建交60周年,如何概括这一年中的大国军事关系?

  务实活跃的周边军事外交,对于深化双边关系,稳定地区局势,营造国家安全环境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战略上,加强了战略沟通,进一步提升了战略互信水平,维护地区和平稳定成为我与周边国家达成的普遍共识;在务实合作上,相互学习借鉴军队建设有益经验,提高了共同应对新威胁新挑战的能力;在多边机制建设上,积极推动建立相互尊重、平等互信、合作共赢、开放包容的地区安全机制,维护亚太地区各国的共同利益。

  二是搞好重大热点敏感问题的信息发布和舆论引导。针对国际涉华军事热点敏感问题,通过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发表谈话、记者采访、发表评论文章等方式,第一时间发出声音,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公关和舆论引导能力得到增强。

  由于美宣布新一轮大规模售台武器计划,两军关系再次陷入低谷。我们就此进行了坚决斗争,向美方表明了严正立场。事实证明,只有尊重和照顾彼此核心利益与重大关切,切实解决影响双边军事关系的重大障碍,中美两军关系才能健康稳定可靠地向前发展。

  营造和平周边与完善军事外交布局

  记者:如何评价中美两军关系?

  2010年的对外军事交往,也将坚持积极开放的对外政策。坚持按照我国政府提倡的新安全观,在坚持互利互惠、平等协商、合作共赢的基础上,积极开展对外交流与合作。比如,我们将以积极合作的态度与美国军队开展广泛的合作,希望2010年中美双方能够严格按照2009年两国元首以及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与美国国防部长达成的共识,积极落实两军的交往计划。同时,我们要求美方认真履行对中方的承诺,认真回应中方的安全关切,采取切实措施,解决售台武器、对华海空侦察等问题,排除影响两军关系健康发展的障碍。相互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安全关切是中美两军关系实现健康稳定发展的关键。只有做到这一点,中美两军关系才能走出时好时坏的怪圈。

  服从服务大局

  从领导人出访到人员培训,从武器装备援助到联合演习,从国际维和到国际救援,中国军事外交逐渐向纵深方向发展,这些新的领域和空间,2009年有哪些拓展和创新?

  新华网北京1月16日电(记者李宣良、王经国)周边外交更重实效,军事信息常态发布,联演联训贴近实战……在刚刚过去的2011年,我国军事外交工作亮点纷呈,在新的起点上实现了新的跨越。国防部外事办公室主任钱利华近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军事外交日趋务实、活跃、开放,服务国家对外工作大局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全局的战略功能不断增强。”

  进一步深化务实交流与合作

  钱利华:目前,中外军队联演联训已成为对外军事交流与合作的常态,也是提高我军训练水平的重要途径。2011年,我军与外军开展了8次联演联训。这些联演联训,突破单一兵种联训的局限,把军兵种联合训练摆在突出位置,加强演训活动的筹划组织,更加贴近实战,取得政治、军事、外交多重效益。

  此外,我们还积极参加国际军控活动,围绕核裁军、反导、外空、集束弹药等重大军控议题深入研究并参加国际谈判。还为阿富汗、伊拉克、斯里兰卡等战乱国家进行扫雷培训并提供扫雷装备。

  钱利华:我国越是发展,面临的外部压力将越大,受到的国际关注也与日俱增。这些关注中,有的是因为缺乏了解,有的是合理的关切,还有的是恶意攻击。对此,我们在心态上要保持淡定从容,习惯来自国际社会的注目,在工作中要加大向世界说明中国的力度,当然也要及时驳斥那些谣言和歪曲炒作。

  钱利华:2009年我国与大国的军事关系,可以概括为“继续保持稳定,并有所发展”。

  --国防部外事办公室主任钱利华解读2011年中国军事外交

  与周边国家军队,2010年将继续加强友好往来,在高层互访、人员交流、人员培训、专业技术领域合作等方面将会有积极的作为,从而加强人员互动、增进互信、加强理解,共同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

  加强军事公共外交

  钱利华:2009年我们积极开展周边军事交往,做好重点国家军方工作,着力维护周边安全稳定。

  维护国际战略稳定

  从中欧军事外交看,我国与欧洲国家军事关系呈现稳定发展的态势,与西欧国家军队保持了高层交往的稳定性和延续性,与中东欧国家传统友好军事关系得到了巩固。

  记者:2011年的联演联训有什么新特点,取得哪些效果?

  我军一直重视与周边国家的军事外交,致力于营造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2009年的周边军事外交有何特点?

  我军与周边国家军队在军事训练、院校教育、人员培训等领域进行了深入合作。在巴基斯坦、泰国等周边国家遭受自然灾害时,我军派出医疗、直升机等专业力量前往救援,并协助政府有关部门筹措和运输人道主义紧急援助物资。

  从中俄军事外交看,这一年我国与俄军事交流与合作富有成效,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断深化。一是高层交往密切。抓住中俄建交60周年契机,保持了两军高层交往势头。中央军委郭伯雄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总装备部部长常万全先后访俄,并接待俄军总长访华,特别是2009年11月中央军委郭伯雄副主席访俄,进一步促进了两军关系的发展。二是军事互信进一步增强。经过多年谈判,中俄签署《关于通报发射弹道导弹和航天运载火箭的协定》,进一步深化了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三是务实合作不断加强。7月22日至26日,成功举行“和平使命-2009”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这是2009年我军一项重大军事外交活动。演习对于深化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升两军务实合作水平起到了推动作用。

  钱利华: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国仍将面临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我们要增强大局意识、忧患意识、使命意识,始终把做好军事外交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放在服从服务国家和军队建设发展的大局上,深化对外军事关系,提升与外军的互信合作水平;拓展务实性军事合作,进一步向服务部队建设聚焦;积极稳妥推进重要领域工作改革,增强军事外交的生机与活力;加强文化建设,培育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外交风格。做外交工作,实力是后盾。我们要在国家和军队力量增强的情况下,更加注重筹划设计,提高外交艺术水平,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

  钱利华:2009年我军加强与非洲、拉美、南太等地区国家军队的高层互访和务实交流,进一步巩固对华友好力量。

  钱利华:我们从4月起建立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制度,成功举行9次记者会,回应了军事训练、战备执勤、装备发展、对外关系等多方面的敏感问题,发挥了宣示政策、增信释疑的积极作用,扩大了我军国际影响。例行记者会制度的建立,标志着国防部新闻发布实现常态化,我军对外开放迈出了新的步伐。这是可喜的一步,但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与媒体和外界的期待相比,例行记者会工作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当今国际社会已经进入公共外交的新时代,世界需要了解中国和中国军队,中国军队更需要向世界说明自己”,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国防部外事办公室钱利华主任这样告诉本刊记者,“中国军队走向开放,为世界多侧面、多层次地了解中国,进而理解中国、信任中国提供了一个重要窗口”。展望未来,中国军队将以更加自信、开放、透明的姿态走向世界。

  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只是我军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一个缩影。我们还发表了《2010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国防部网站正式运行,中外军队新闻交流与合作逐步开展,外国专栏作家和记者与我军专家学者和普通官兵的接触交流也越来越多。

  钱利华:应该看到,为抢占重要的战略制高点,各国都在加强军队建设,即使在当前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各国的军队建设速度和强度也并未因此放缓,有些国家在重点地区、重要的战略地区加大了军事投入,并调整了军事战略和部署。

  记者:如何看待我们面临的国际舆论环境?

  打造军事外交独特平台

  我们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公共外交活动。解放军军乐团赴美国访问演出,文化交流代表团赴老挝举办中国军队文化活动周,海军“和平方舟”号医院船首次赴拉美国家执行人道主义医疗服务和访问任务。我军官兵与外国民众和官兵近距离交流,广泛互动,展现出过硬的职业素养和昂扬的精神风貌,传播了优秀军事文化,树立了我军和平、合作、开放的良好形象。

  从中美军事外交看,通过举行国防部第十次防务磋商和工作会晤,邀请美陆军参谋长等军政高层和民间友好人士访华,双方努力增进了解,扩大共识。特别是2009年10月24日至11月3日中央军委徐才厚副主席率团访美是2009年中美两军交往最重要的项目,访问取得积极成果,双方达成的关于两军高层交往的共识纳入了《中美联合声明》,为两军关系的稳步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在美售台武器、对华海空侦察等问题上,坚决维护我国核心和重大利益。

  增进我军软实力

  在国际公关方面,2009年是如何发挥军事外交这一独特平台作用的?

  钱利华:中俄两军关系是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2011年,我们坚持以双边高层互访和多边高层交流为牵引,带动中俄军事关系全方位发展。军委、总部领导成功访俄,两军总参谋部战略磋商、国防部工作对话等机制化项目运行良好,双方战略互信进一步加深。两军在专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务实深入。两国防务部门和军队领导人在上合组织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军队总参谋长会议等上合组织框架内活动中进行了良好的沟通协调。中俄军技合作正常开展,对于增进两国相互信任、深化双边关系发挥了积极作用。

  通过高层互访、防务磋商和军舰出访,加强友谊与合作,表达我方主权和安全关切,显示维护南海局势稳定的坚定立场。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等单位分别举办了10 1、10 3、东盟地区论坛框架下的系列多边会议,加大我军同东盟国家军队的交流,为维护地区稳定积极创造条件。通过我海军训练舰访日,开展中日中青年军官交流,进一步推进中日防务交流与合作,充实两国战略互惠关系内涵。一年来,我军领导人出访了周边大多数国家,周边半数以上国家的防长和总长访华。组织多种形式的务实交流与合作,发挥了军事外交在营造良好周边安全环境中的独特作用。

  记者:2011年中国对周边国家的军事外交非常活跃,高层访问、磋商对话等交往活动比较频繁。如何评价周边军事外交的成效?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未来中国军队的对外开放和交流在深度、广度上亦将不断向前推进。着眼于未来,首先需明确的是,中国的国防政策、军事战略始终没有任何变化,我们始终坚持防御性国防政策和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这是因为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有着深厚历史积淀和军事文化传统,坚持以和为贵。

  记者:与跌宕起伏的中美军事关系相比,中俄军事关系一直比较稳定,在2011年取得了哪些新进展?

  再如,与俄罗斯的军事关系。从国家环境来说,俄罗斯是我国的战略协作伙伴,我们高度重视发展与俄罗斯的军事关系,相信2010年的两国军事交往会在深度和广度上进一步有所拓展。在高层互访、专业技术交流、联合军演等方面都将有一些新的举措。

  钱利华:过去的一年,面对周边安全形势的新变化,我们把稳定周边作为首要任务,发挥军事外交的独特作用,全方位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军事交流与合作。

  展望未来长袖更善舞

  深化联演联训

  2009年朝鲜进行核试验和发射卫星,半岛局势发生了深刻复杂变化。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访朝,朝军方高级领导人访华,通过中朝两军高层互访,两军传统友谊得到进一步巩固。陈炳德总参谋长访韩,韩国防部长访华,中韩两军高层就半岛问题坦诚深入交换意见,对维护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

  推进创新发展

  同时,以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海空军成立60周年等重大活动为契机,我军广邀各国同行坦诚以对,展示了中国军队和平、开放、合作的形象。

  记者:如何看待新形势下我与周边国家的军事关系?

  精心运筹大国军事关系

本文由威尼斯正规平台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与150多国建立军事关系在109国设武官处,中

关键词: